自從打開「印加靈魂復原療法」,讀到第一個練習就停住之後,我就想,再也不要翻開任何一本需要做練習的書了,因為,資質愚鈍的我,一定沒辦法完成練習的,尤其是那個想像力,我根本沒辦法走到練習要我去的地方。

 

但是,那天去圖書館的時候,居然毫不費力就拿到了這本找了好幾個月,明明書庫的資料庫就寫了這本書有在書庫裡,我卻怎麼找都找不到。而這一天,我根本沒想過要來借這本書,這本書就出現在眼前。我想,萬一我今天不借,以後想借的時候,這本書又不見了,怎麼辦?我想,這本書會出現,一定有道理,雖然我一點都不懂道理在哪裡,但是,我還是把書借回去了。

 

我同時又再度借了東杜法王的「無盡的療癒」,要把可以做成語音檔的部分做出來,這樣可以幫助我更專注做東杜法王所說的練習。說真的,我非常非常喜歡東杜法王,即使我不了解他後面所代表的宗教背景,我還是喜歡這個人文字中的慈悲與溫柔,我覺得我遇到一位大師,可以追隨的大師。

 

沒想到,當我看「踏上心靈幽徑」的時候,我覺得我又遇到另一位大師了。於是,我想,我只要好好努力做這兩本書的練習,那麼,我整個人一定會輕盈到飛起來的。

 

我跟著這本書的指示,做了第一個練習。

 

我安靜坐著,閉目,對自己說:願我充滿慈悲,願我安好,願我安詳自在,願我快樂。

 

第一天做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原來我不曾這樣祝福過我自己。

過了幾天,我加了第三個練習,去看我懼怕的場景。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可不可以,反正我就是做了,我觀想我最怕的那個場景與狀況,然後觀想另一個自己在旁邊看著那個正在害怕的我。旁觀的我,對著害怕的我送出祝福,祝福害怕的我安好、自在、快樂。

 

這一次,我發現過去我從來沒對自己這麼好過。我一直殘酷的批判自己,把自己搞的很神經質,很怕做不好。而這一次,在冥想中,我對自己很好,我發現就算那個害怕的我,換成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旁觀的我依然願意送出這些祝福。或者應該說,我一直都很願意這樣支持別人,卻從來不願意這樣支持我自己。在這一次的冥想中,我才看到了這一點。

 

這幾個練習,讓我學會照顧自己,愛自己。

也讓我有了練習的信心。

 

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法門、靈性修行法、功法,琳瑯滿目,有一段時間,我看的眼花撩亂,什麼都想學學看。可是,遇到這兩本書後,我不想了。我想,如果我好好的跟著這兩位老師走,好好練習老師交代的作業,那麼我想我會把自己的身心安頓的更好。我們學習各式各樣的功法,不就是為了安頓身心嗎?難道是為了看到那些眼花撩亂的異象嗎?當然不是,只要身心安頓了,就可以跟這個世界和平相處了。我們不斷修行,所追求的不就是這樣而已嗎?

 

「無盡的療癒」教我們如何治療自己的身體。

「踏上心靈幽徑」教我們面對自已,跟自己和平相處。

 

我想,是我該把這兩本書買回家的時候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