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的第二天就抽到這張牌,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塔羅入門」的作者曾用這張牌來解說「解牌」,解說從圖面去編故事,並且說明就這樣一張牌就有很多切入的角度,可以有各式各樣的故事,每個人看到的也不同。他當時看到的故事版本,是他自己當下認定的唯一版本,但是,換一個時間,換一個人來看,就可以看到不同的故事。對他而言,在那個當下,不可能會有其他的版本。但是,那只是對當下的那個他而言。

在看這一段解說的時候,我就在想,真的會這樣嗎?我真的也會有自己的故事版本嗎?我不會被他說過的故事所侷限住嗎?真的有可能嗎?

結果,在第一天抽到月亮,如泉湧般的故事出現在我腦海之後,我立刻就抽到這張寶劍5,好像就要我立刻去印證,我是不是也有我自己版本的故事。

一抽到這張牌,很清楚浮現出來的字句是「知道需專注在自己身上」,另外浮現出來的是「不要委屈自己」。

我立刻想起抽牌前一個小時發生的事情。
在抽這張牌之前,我坐在我的書桌前閱讀塔羅入門,把我的塔羅牌放在右手邊。女兒走進來問我:「你在做什麼?」
我舉了舉我手上的書:「我在看書。」
女兒順手拿起我的塔羅牌,打開盒蓋,想要把牌拿出來玩。
我注意到我心堛熒P覺,我很不想有人碰我的塔羅牌,就好像那樣做會把我跟這副牌的連結切斷一樣,我心裡不由自主的產生巨大的擔心。雖然我不免自我解嘲的在心裡想:「你也未免太迷信了,摸一下牌又會怎樣呢?」可是,那股不情願的感覺就是很強烈,這種情緒在幾天前兒子第一次知道我買了塔羅牌,好奇的拿起來看的時候,也出現過一次。那時候我把自己的不高興強忍下去,沒有跟他說一句「我不希望你碰」。
可是,這一次我很強烈的在想:「如果這是我的東西,而我不希望別人碰,我應該有權力要求他不要碰,為什麼我會這麼猶豫?就算我不希望別人碰的理由,是極端愚蠢可笑,那也無所謂啊!我本來就可以為自己主張權力的。」

於是,我口齒清晰的對女兒說:「我不想給別人碰這副牌耶!因為我第一眼看到這副牌,就非常喜歡。而且,我用他來練習塔羅的時候,也很有感覺。可是,當別人碰這副牌的時候,我會感覺我跟這副牌原本的連結,好像會被切斷。我不知道怎麼說,可是就是很不願意給人碰這副牌。我希望這副牌是我專用的牌。」

女兒有點失望,可是,立刻把牌收起來,放回我的書桌說:「可是,那不能共用的話,怎麼辦?我要用什麼來練習?」
我們決定另外再買一副牌。

經歷過這個小事件後,抽到了這張寶劍5,完全呼應了我剛才內心的掙扎與對話。此時此刻,這張牌對我的意義,就在於回應我內省後所做的行為。但是,我在想,這張牌不應該只有呼應過去的事件,一定也有其他的話要說。

思索到這裡,我發現我在寶劍5上面所看見的意義,已經與作者在解說中看到的意義完全不同了。

我繼續觀察圖像。
最前端那個帶著狡獪的笑容,抱著三把寶劍的人,以及在最遠處低著頭,好像在掩面哭泣的人,讓我最有感覺。

我覺得這兩個人都是我。
遙遠的過去的我,是那個在遠處掩面哭泣的人,總認為自己是最可憐的,是個失敗者,總是自動丟棄我的武器,不去積極爭取,是自己放棄機會的,卻還要哭給人看。

最前端的那個人,他的笑容令我耿耿於懷。那不太像善意的笑,好像有一種「嘿嘿!你們都中計了。我提供武器給你們廝殺,然後,你們都感到挫敗,只有我看了一場好戲。」的感覺。
這就是現在的我。
也是一個我不太願意承認的我。
我丟出去的武器,只是幾句話,然後,看人廝殺互砍,不管有沒有傷到人,我至少看了一場好戲,如果傷到了我討厭的人,也就有發洩到的感覺,面對那個人的時候,我想,我的表情就算沒顯露出來,我內心的表情應該就跟這張牌上,那個露出笑容的人一樣。

如果我今天沒抽到這張牌,我永遠不會去面對這一個我。
我會一直催眠自己,說自己又善良、又軟弱、不予人爭、連恨人都不敢、連爭取自己的權益都不敢。
但是,我現在知道,我有柔弱的一面,也有惡魔的那一面。

2008/2/20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