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看到這張牌,浮現出來的字眼就是:作戰。

我想起我星期一去上班,一進門就會有一場硬仗要打,因為我星期六接到中國廠區來的電話,知道又有狀況發生了,等我星期一去解決。而這件事情,除了我的疏忽,必須跟老闆報告之外,還要跟其他公司交涉,到底能救回多少,我真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不過,那是星期一的事情,不是今天的。
我往今天去想。
今天,我去上每個月一次的課,坐在我的位置上,乖乖聽課。我聞到房子裡有一種特殊的香氣,很像是我不太喜歡的檀香,讓我有壓迫感,會感到胸口沉重。

一開始,談到夫妻如何相處的一些技巧。在場有人跟我一樣是離婚的女子,在這裡聽著學員分享他們夫妻之間如何親密,用什麼技巧撒嬌之類的,聽在我耳朵裡,有點不太舒服。

我問自己:我為什麼不舒服?我想是因為我覺得我沒有一個可以相愛的伴侶,別人有,我感到生氣、感到不公平、忌妒、羨慕、甚至認為大家幹麻神經這麼大條?偏偏在我這個失婚的女人面前談這種問題?

我又問自己:他們不能談嗎?
二十個人裡面,有十八個人有丈夫,這是他們切身的問題,他們為什麼不該談?難道要為了我們這十分之一的失婚人口,而避談増進婚姻幸福的撇步嗎?當然不。但是,我坐在這裡有什麼意義?我聽了又有什麼用?我的婚姻早就砸鍋啦!

當場真想離開我的位置,想出去散個歩,十分鐘後回來,話題就會改變了。

但是。

我再問自己:怎麼?我真的不需要聽這個主題嗎?難道我永遠也用不上了嗎?我真的認為我再也不會跟另一個人建立親密的關係嗎?如果我希望未來有機會再跟另一個人建立起親密的關係,那麼我不是必須先學會這些過去我不會的事情嗎?

思緒轉換到這裡,課聽起來就有意思多了。
我不斷點頭,心裡想著:嗯,這個做法不錯,以後我要是有親密愛人,我就要這樣對待他,我可千萬別又神經很粗的把所有的體貼當作理所當然了。

我覺得這也是一種權杖七,一種作戰,內心的戰鬥。
我跟我自己的生氣、忌妒、羨慕、受害的情緒等等作戰,解開心中的結。

課堂上還討論了另一個這兩天的新聞,大家談的方向跟我了解到的實際情況,有點出入,我心裡有一些不解與疑惑,不知道大家的消息來源是哪裡來的,怎麼會有跟我完全不同的看法。但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我實在沒力氣像權杖七那樣,拿起我的權杖去跟大家戰鬥,而且,我所知道的實際狀況也有限,提不出實際的證據去證明我的理解,也就作罷了。

那時候的你一言我一語,其實還真像權杖7圖面上,從山崖下往上伸出的那六根權杖,此起彼落的刺戳著。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