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蝌蚪死了,哥哥很傷心耶!
女兒:可是,我很怕蝌蚪啊!
媽媽:因為妳很怕,所以蝌蚪死了,妳才會說很高興,是嗎?
女兒:(開始哭泣)
媽媽:其實,妳剛才一直都很努力忍耐自己的害怕,對嗎?
女兒:(淚水模糊中點頭)嗯。
媽媽:妳很怕蝌蚪變成青蛙跳出來,是嗎?
女兒:對!我不要蟲蟲。
媽媽:妳不喜歡蝌蚪,也不喜歡寄居蟹,是嗎?
女兒:我不要哥哥把那些東西帶回來。
媽媽:因為妳很怕那些東西,是嗎?
女兒:對!
媽媽:但是,哥哥不帶回來的話,他就不能觀察,那就不能做學校的功課了,怎麼辦?
女兒:可是,我會怕。
媽媽:那怎麼辦呢?這樣讓我好傷腦筋喔!如果養了這些東西,妳會害怕。如果不養,哥哥不能做功課。這怎麼辦呢?

女兒跟我對望著,不知道對望多久,我不知道怎麼辦,女兒也不知道怎麼辦。

女兒:我不要看見那些蟲蟲。
媽媽:妳是說,哥哥可以養,但是,不可以給妳看見嗎?
女兒:可是,變成青蛙會跳出來,我會怕。
媽媽:如果不讓妳看見,也保證不讓青蛙跳出來,妳會不會就可以讓哥哥養?
女兒:可是,會跳出來啊!
媽媽:我們可以用蓋子把瓶子關起來啊!然後在蓋子上鑿洞,讓他們有空氣,這樣他們跳不出來,也不會死掉啊!
女兒:可是,這樣就不能觀察了啊!
媽媽:不會啊!瓶子是透明的,可以從外面看進去啊!
女兒:那要養在哪裡?
媽媽:養在哥哥房間的書櫃最上面,妳覺得怎麼樣?
女兒:(想了一下)嗯,可是,他必須把房間的門關起來。
媽媽:為什麼?
女兒:因為萬一跳出來,他就可以抓得到。
媽媽:妳怕青蛙會跳到外面,到處亂跑嗎?
女兒:對啊!門關起來,就不會跑到抓不到了。

談到這裡,事情應該就解決了,可是,我就是杞人憂天,怕兒子繼續養的期間,又死了哪隻生物,女兒又嘴巴管不住,又說好高興,那就糟糕了。

我又補了一句:那以後萬一哥哥又有什麼死了,我們可不可以都閉嘴?
女兒又哭了:可是,我怕啊!

於是,前面這一大串,又重新來過一遍

等於我一句話,就毀了前面談話的成果。其實後面這一句是多餘的,經歷這一次,加上這一串談話,下次再遇到相同的情況,我相信女兒面對的態度,絕對會不一樣。但是,我不放心,我不相信孩子,才會補上後面那一句,於是,一切前功盡棄,必須重來。

因為最後那一句,等於是在責備女兒,也等於是在命令女兒說:「不管妳害不害怕,妳都不可以說妳很高興。」
但是女兒心裡的感覺是:「我並沒有錯啊!我會那麼說,只是因為我真的很怕。妳根本不關心我怕不怕,妳只關心哥哥死了一隻蝌蚪。」

所以,她很委屈,只要最後這一句話,就夠讓她再哭一遍了。

其實,我是在跟哥哥對話之後,才跟妹妹對話。妹妹在她的房間,已經略略聽到我跟哥哥的談話,也知道她說的那句話,讓哥哥很難過、很生氣了。

我實在不需要畫蛇添足又補那一句的。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