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應該過得很愜意吧?」
「啊?為什麼?」
「你喜歡寫東西,現在的生活又是靠寫東西賺錢,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很滿足吧?」
聽不出這位文字掮客的口氣,到底是嘲諷,還是發自內心的羨慕。
「是啊!大概算愜意吧!」

寫不出東西時,也會懊惱。沒人要買我的文字時,也會著急。但是,現在坐在咖啡館裡,回想著早上跟這位文字掮客的談話時,忍不住想,確實,如果這樣的生活不叫愜意,甚麼叫愜意呢?

我喜歡寫文章,寫文章就像遊戲一樣,像在玩拼圖。構思文章,就像正在研究哪一塊該拼哪一塊,一篇文章的完成,就像拼完了一張拼圖,看到完整的圖形,自己也好高興,好驚奇。拼的過程,也自有其樂趣。而且,拼完一張拼圖,還會有人付錢,這樣好玩的工作,怎麼不愜意呢?

而且,沒有人規定我必須在哪裡拼圖。
我可以坐在我房間的電腦前面,也可以像現在這樣,坐在咖啡館裡,喝著好喝的咖啡,透過咖啡館的玻璃,看著路上行色匆忙的行人,然後,我繼續發呆,繼續構思下一篇文章或下一本書。

我可以一邊玩樂,一邊書寫。
喝咖啡的時候,我享受咖啡,也享受書寫。
走在老街城鎮時,每一個腳步的思索,都可能成為下一篇文章的主題。
我隨身帶著筆記本,帶著筆,記下閃過的燐光片羽。
等我遊玩回來,就可以坐回我的電腦前面,開始進行工程。
把筆記本上的一句話,鋪排成一篇文章。把幾十條大綱,演成一本書。

雖然,我不知道哪一天出版社會拋棄我,但是,無所謂,就算沒有人買我的文字,我還是照寫不誤。
因為,寫作是我的玩樂,而我的人生,除了玩樂還是玩樂。

所以,是的,我的人生與每天趕著上下班,每天去被老闆罵的上班族比起來,實在愜意太多了,幾乎幸福的讓我不敢抱怨,怕褻瀆了幸福。

文字掮客卻補上一句話:「但是,沒有男人,不寂寞嗎?」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就是沒有男人,所以才不寂寞。」

當我覺得不寂寞的時候,一個人也不會寂寞。
當我覺得寂寞的時候,兩個人還是寂寞。萬一運氣不好,男人自己也覺得寂寞的時候,兩個人在一起,就有了雙倍的寂寞,何苦呢?

所以,我繼續在我的人生裡晃蕩。
繼續喝咖啡,繼續寫些有的沒有的,繼續翻譯,繼續等人找上門來,給我工作。
記住,人生以玩樂為目的。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