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養成了一個小小的習慣,總會在兒子睡覺前,跟兒子道完晚安時,跟兒子小小的聊天一下。
兒子會握著我的手說:「陪我睡覺吧!」
這時的他,露出很可愛、很純真的笑容,一直對我笑著。

只是最近的我,因為思考著要離開某家與我觀念不合的出版社,卻又擔憂因此而接不到案子可以做,怕下半年的生計有問題,所以心情不是很好。
看到兒子美好的笑容,心裡的滋味很複雜,有一點點感到安慰,卻又無法因為這點微笑,而放下心裡的擔憂。

但是,兒子手上傳來的溫暖,卻是很真實的。

我握了一下兒子的手說:「你最近很撒嬌喔!」
兒子笑著說:「有嗎?」
「而且,我覺得你最近對我很好,我很感動耶!」
「真的嗎?」兒子還是笑著。

「可是,我心裡在擔心工作的事情,所以,有時候還是會笑不出來。」我說。
「為什麼擔心工作?」
「我是擔心,可能再過一兩個月,我就沒工作可以做了。因為我想暫停寫書,可是,出版社可能會生氣,生氣之後,我就沒工作可以接了,我怕我們沒錢生活。」我說。
「妳不用擔心啊!」兒子若無其事的說。
「真的不用擔心嗎?」我問。
「對啊!妳就當作是上帝對你特別好啊!」
「為什麼沒有工作,是上帝對我特別好呢?」我問。
「因為上帝要磨練你啊!才會讓你比別人辛苦啊!你就當作這段時間,是上帝在訓練妳啊!」兒子說。
「所以,等上帝把我訓練好,上帝就會讓我遇到一些比較好的事情嗎?」我問。
兒子聳聳肩:「我不知道啊!」
是啊!兒子怎麼會知道呢?兒子又不是上帝。

但是,兒子這番話,真的安慰到我了,我想,也許兒子說的是對的,只要我的堅持、我的原則,是無愧於心的,天就不會絕我的路。

「我覺得跟你講話真好,我好像比較沒那麼擔心了。」我說。
兒子笑了,突然想到一件事:「媽咪,你不是快生日了?」
「對啊!下個禮拜二啊!那天你們學校剛好畢業典禮,放你們假,那你們要怎麼幫我慶祝啊?」我故意調侃兒子。
兒子眨了眨眼睛說:「我們去吃焗烤海鮮千層麵!」
「ㄟ!那是你們兩個愛吃的耶!怎麼幫我慶祝,反而是去吃你們愛吃的呢?」我抗議,這是每次幫孩子們慶祝的時候,孩子們固定的戲碼,因為他們最愛吃那一家的焗烤麵,只要有任何可以慶祝的事情,他們都指定去那家餐廳。
「呵呵!可是妳也愛吃啊!」兒子笑著說。
「那我還要一些特別的東西。」我跟兒子撒嬌,我要一個很棒的生日,可是,到底是怎麼棒法呢?我也不知道。
「妳要甚麼呢?」兒子問。
「我不知道耶!你去跟妹妹商量啊!看你們要怎麼幫我過生日啊!」我說。
「嘿嘿嘿嘿!」兒子一逕傻笑。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