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抽到的牌與前天一樣,還是寶劍6,看來過渡期一直持續著,這會是一趟漫長的旅程。

說是過渡期,我在想也可以看成是一段「釐清」過去的過程。坐在船上的我,其實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思索過去,想像未來。對過去的思索,可能包含反省、回顧、後悔、慶幸,更多的是「釐清」過去,也就是把過去這一本帳,核算清楚。算完之後就歸檔,該學的、該知道的、該改變的,全部做好結論,進入新的未來時,提醒自己不要犯過去所犯過的,然後把過去學會的,用在新的未來上。

所以,現在的我,唯一能做的是思索。
我從開始學塔羅到現在,做得最多的也是思索。
我用每天寫塔羅練習來做我的思索,因為所有的思緒在腦海中經過時,很可能下一秒就消散了,無法把每一種思緒合起來,來個不斷反芻思考討論。但是,當我寫成文字時,我就可以隨時拿來與過去做比較,與自己曾有過的論點辯論。也可以回顧自己曾有過的幼稚想法,因為看見了自己曾有過幼稚,也比較容易包容別人,無論別人的看法是否成熟。

今天,也是思索很多的一天。

我坐在成長班的教室裡面,聽著老師與我們這些學員們對談,我覺得我們的老師真的很厲害,憑藉著個人的心理學背景、直覺以及對每個人的了解,就可以幫學員們抽絲剝繭,帶領學員認識真正的自己。當然,人的迷障還是很深,老師很努力,學員就是怎麼樣都無法遇見自己的時刻,還是常常發生。

我坐在教室裡面,看著這樣的時刻,突然有個念頭出現:如果用塔羅牌的話,老師所說的這些,其實都會在牌面上出現,使用塔羅牌跟這些學員談話時,會不會更容易一點?會不會少一點抗拒?會不會比較願意面對自己一些?

這個念頭一出現,我就很希望自己能用塔羅牌去幫助人。
光是我們這個成長團體,在一起都快十年了,還是有許多人持續迷失在各式各樣的自我之中,這並不是老師不夠好或不夠努力,因為要找到自己,不能只靠外力,還是要看自己願不願意去面對。而就是有這麼多人,一直選擇逃避。所以,我才想,如果塔羅牌可以幫助其他人,就像我曾幫助我的朋友那樣,協助他們釐清狀況,然後看見真實的自己,那不是很好嗎?

這是我內心升起的一個小小的聲音,也是我小小的期望,當然,前提必須是我的塔羅占卜要準確才行,目前的案例還太少,我不敢貿然說要幫人。

我們接下來的課程,會進行「心想事成」的部份,接近於「秘密」的內容。但是,我相信絕對不同於現在很流行的許願。因為今天老師有大略談到一點點,就我聽來跟我的想法很接近,讓我蠻期待的。

其實,我看完「秘密」的影片之後,我也試過照著秘密說的方式向宇宙的能量「ASK」。影片中曾提到,你提出的要求要越詳細越好,越具體越好。於是,我就開始描繪我的「ASK」。

先舉個例子:我要一個伴侶。
這個句子就必須繼續延伸,才能又詳細又具體。
句子變成:我要一個有錢的、長的不難看的伴侶。
我一想,光是這些外在條件,能滿足我嗎?
句子繼續演變:我要一個有錢的、跟我談得來的、價值觀相同的、心靈層次一樣的伴侶。
我又想,為什麼我要一個有錢的?有錢真的那麼重要嗎?真的要列在條件上嗎?我現在沒什麼錢,但是我過的快樂嗎?快樂啊!那麼有錢真的是快樂的重點嗎?
於是,我想,有沒有錢不重要,可以刪除。

以上這個Ask,還可以一直延續到無止無盡,我最後的結論是:有沒有伴侶不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卻是一件可以讓我的人生比較有樂趣的事情。這個伴侶只要是彼此了解、彼此相愛、彼此可以扶持的,那就夠了,其他的,好像沒什麼好要求的。

於是,我發現所謂的詳細而具體的Ask,是一個釐清的過程。認識自己到底真的要什麼?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在這樣的思索過程中,我們會把條件加加減减,最後找出自己真正需要的。向宇宙能量的「要」,不是基於貪婪,而是讓自己活的更好。也是一種認識自己的過程,認識自己真的有那麼需要那樣東西嗎?或者根本需要的是別的?

像我也曾瘋狂的想要很多錢,釐清到最後,我發現我要的是快樂、靈性的提升,而這些根本與錢無關。

所以,現在想想,我很高興我只看完「秘密」影片,沒去買其他的書來看,反而是開始了塔羅之旅。ASK那個階段要做的釐清,正由塔羅牌在幫忙。我藉由塔羅牌跟自己對話,每天對話,每天釐清,走進更深的自己,我越認識自己,就越知道自己的位置,也越知道自己要什麼,比較不會像無頭蒼蠅一樣,跟著眾人到處去追求。

所以,這趟旅程雖然漫長,不過,我很願意繼續走下去。
比較難過的地方是,我清楚看到人內在的需要,也希望能用塔羅去幫助人,卻還無法去做,這一點讓我有點坐立難安。

2008/5/4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