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回,像在講著囈語似的對出版社的人說:「其實我最想寫的是小說,我覺得那才叫真正的創作。」
出版社的人略略沈吟說:「可是﹍﹍純文學的東西,比較不好賣。」
我趕緊澄清:「不是,我不是要寫純文學,我沒那麼厲害,我想寫言情小說。」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