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我一直有這樣的夢境。夢裡,總是有老虎或獅子這的猛獸,就在我身邊行走。

昨天夜裡,我又做了一場這樣的夢。夢裡,我似乎與我的兒子女兒是兄弟姊妹,我們的父母不在家,把我們委託給了某戶人家,我們去他們家找東西吃,但是,很奇怪的是,那戶人家裡,也是一個人都沒有。我晃著空空的便當袋,對著我的弟弟與妹妹說,今天來不及做便當了,你們要自己拿錢去買。弟弟伸出手說,他有錢,我看見他手上有許多硬幣,沿路走,卻不小心掉了好幾個啊硬幣在地上,我彎腰撿起了幾個。

然後,我突然看見有一隻老虎走了出來。我就像過去的每個夢那樣,開始感到驚慌,想要逃開,害怕與老虎面對面。我拉著弟弟妹妹跑,來到似乎是大宅院的門口,我趕緊走出去,把門關上,想把老虎關在裡面。門雖然關上了,心裡還是不安,我與弟妹們上路,要去上學。

就在一個長長的石階處,我又遇到那隻老虎。原來那扇門並沒有關住老虎,我又開始感到膽戰心驚。

但是,夢的畫面突然轉換,來到家裡。

我的大學同學芳,跑來跟我們說,他現在正在保齡球館工作,就在我住處附近。他來邀請我們免費去打保齡球,他才剛說,他自己就想到,啊,以你們現在的情況(茜茜剛剛離世的悲傷狀態下),應該不會想去打球吧?結果,我的父母說,去啊,去打個球好啊。並且要我去隔壁約大嬸母一起去打球。我走到大嬸母家,推開低矮柵欄的小門,正好遇到大阿姨與大嬸母一起走出來,我詢問了大嬸母的意見,大阿姨說:哎,他不能打球了,他右手不方便。我才想起大嬸母右手會痛會麻(夢裡的狀況,實際上的大嬸母沒這問題)。

夢就到這裡。

我心裡擔憂著不知道去打球,會不會也遇到老虎。會不會走在街上,又遇到老虎。

但是,我沒有對父母說,沒有跟任何人討論,甚至跟我一起遇到老虎的弟妹,也沒有表示任何意見,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看到老虎,只有我一個人在擔心一樣。

我想,會不會有很多擔心,就像這些老虎獅子的夢一樣,對別人來講,那些我擔心的事情,根本不是老虎獅子,而是可愛的小貓小狗,根本不用擔心不用怕,但是,在我眼裡那些就像獅子老虎一樣可怕,我隨時都會被吞噬。那麼究竟是我的感受是對的?還是別人那若無其事的眼神是對的呢?我要如何去穿透真相,看見事情的本質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凡心
  • 老虎是一種隱喻,是一種投射。
    妳想保護弟妹遠離老虎,老虎來自你生活的投射。
    可能是家庭關係,可能是工作壓力。
    想想你在生活被壓抑,害怕的事情。是時候面對那隻老虎了。
    (以上純屬個人想法。)
    祝福妳。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