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anging Sky】裡提到,土星的行運與個人的Identity有關。

他舉例說,小男孩小時候(比如說5),志願是想當超人。到了他16歲的時候,就知道這世界上沒超人了,他轉換了夢想,改為想當搖滾明星。於是,他學吉他、練唱歌,然後到了29歲,土星回歸的時候,他必須面對現實了,他知道有很多搖滾歌手都處於吃不飽的狀態,並不是每個歌手都可以變成超級明星,但是,他學會的那些音樂能力,使他決定去當個音樂老師。然後,在音樂方面接受扎實的訓練,也許在下一次土星回歸,也就是接近60歲的時候,他可能已經是個音樂教授。

 

這讓我想到我自己的人生。

15歲的時候,我有一個很實際的夢想,我想成為作家。因為從小學開始,幾乎教過我的老師,都對我的寫作能力讚譽有加,這使我覺得,這個夢想是實際的,而且,我希望我真的可以寫出很多本書,書上印著作者的名字就是我。

 

我確實寫了不少文章,國中努力寫,上了五專也繼續寫,也投校刊,也投校外雜誌,也接受某雜誌的編輯對我的寫作培訓,要求我每周寫作的量,不管有沒有刊登,都要寫,並交給編輯看。

 

我確實為了成為作家,做了一些努力,本來也想去插班中文系,但是,我這樣一路做下來,漸漸發現我並不是那麼有創造力,並不是有那麼多東西可以寫,我的寫作內容、形式,都並不是真的那麼有創意。

 

加上我當時工作使用的語言是英文,但是五專學的英文又差大學外文系一大截,總覺得自己不上不下。於是,在27~28歲的時候,我去把五專沒學好的日文,從頭學起,然後,去插班日文系。那時候的想法是,一方面,我想要真的專精一種外文,而不是像英文那樣半桶水。另一方面是,既然我自己沒有那種創作才華,那麼我就來當個日文翻譯吧!這樣譯者的名字一樣會印在書封上,一樣可以接觸很棒的作品,但只需要控制文字的能力,不一定需要源源不絕的靈感與創意。

 

後來我真的讀完了日文系,真的進入出版社當翻譯,做了十幾年的翻譯之後,我並沒有成為翻譯界頂尖的高手,我卻反而發現我自己的性格,並不耐煩於在翻譯工作裡的字斟句酌,我喜歡的是抒發我的想法,而不是單純在字裡行間計較。更糟糕的是,我似乎漸漸發現,我掌控文字的能力,也沒有我想像中的好,花了十幾年,作品可以塞滿一整個書櫃之後,才赫然發現,我根本沒有值得驕傲的翻譯之作。

 

大概在38歲的時候,流年土星與我的本命土星四分相時,我決定放棄翻譯工作。那時候,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找,總是做個一、二個月就放棄回家。一直到流年土星與我的本命土星三分相時,我才回到五專剛畢業時作的外貿工作,靠我的英文日文吃飯,規律上下班,那時才穩定下來。不用再去管創意、文字、才華這些事情。那其實是有點自我放棄的態度,覺得自己的人生恐怕是沒有成功的可能了,於是,放棄了少女時的夢想,放棄了青年時期的努力,覺得只要有收入可以養家活口就好。也幸好青年時期有努力讀日文,現在可以靠雙外語吃飯。

 

這是一個很清晰的土星周期。

土星的第一個循環:

 

流年土星與本命土星對分相時(15~16),我放棄童年幼稚的不可實現的夢想,轉而想要成為大作家。

流年土星與本命土星三分相時(19~20),我為了作家夢,努力寫作,接受雜誌編輯對我的寫作培訓。

流年土星與本命土星四分相時(23~24),我感覺自己似乎並沒有那種寫作才華,也對自己工作時,英文的半桶水感到不耐煩。開始去補習日文。

流年土星與本命土星合相時(29~30),我進入日文系,也開始轉而以當翻譯為目標努力,同時大三時,也進入出版社做翻譯。

 

土星的第二個循環:

 

流年土星與本命土星四分相時(37~38),我對於自己在翻譯上的成就,感到不滿足,發現自己並不喜歡翻譯工作,開始到處亂找工作,混亂了一段時間。

流年土星與本命土星三分相時(40),我進入上班族生活,回到我年輕時做的外貿工作,使用過去努力學會的日文與本來就是吃飯工具的英文來工作。

流年土星與我的本命土星對分時(44~45),我找到另一個領域可以努力塔羅、靈氣、花精。

流年土星與本命土星再度三分相(即現在,約50歲前後),此時此刻,下班後從事的這些所謂的靈性工作,使我終於找到樂趣,終於發現自己喜歡的事物與擅長的事物。

後續,在53歲前後,還會經歷一次四分相,那時候,可能又會有一些自我懷疑,或是挫折,或是又想轉換到某個新奇的領域,但是,我想,在下一次土星回歸前(60歲前後),在這十年,我要努力充實我自己,希望我在最後一次土星回歸時,我真的可以成為書中所說的,有智慧的老人,並且準備好,將火炬傳給下一代。

 

每一個循環還可以分成兩循環(cycle),從合相到對分相的waxing cycle,以及從對分相到下一個合相的waning cycleWaxing時期,我們不斷向外發展、努力,到了waning 時期,我們開始內省、檢討,然後,在回歸那段時間,擬定下一階段的目標,接著再度進入waxing cycle,讓這個目標種子發芽成長。

 

回顧自己的人生,發現完全符合土星循環的發展。

學會看星盤的好處,是可以讓我知道,現在如果我夠努力,在53歲四分相時期,我的挫折可能少一點,我現在更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喜歡做什麼,想做什麼,那麼53歲時厭惡自己也會少一些,然後,我才有機會在土星回歸時,成為一個智慧老人。

 

每一個人都可以用這個土星循環,去回顧自己的人生並展望未來。

並且,提前為自己做好準備。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