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星的行運,特別是比較遠的天王、海王、冥王,影響的時間都是以年來計算。因此,這樣的行運,通常不是指單一事件,而是那段時間的生命主題。

 

比如說,我的命盤上,從2000年前後,天王星一直在我的10宮徘徊,我一直在思考著我自己到底該從事那一類的工作。一邊在家裡接案子做翻譯,一邊又覺得自己實在不適合做這份工作。我確實適合在家裡工作,非常喜歡宅在家裡,可是,我不適合錙珠必較的思考句子、用詞,注意每個標點符號與錯漏字,那對我是很大的折磨。

 

後來,我想,我自己創作,就沒有被框住的用字用詞了吧?但是,我畢竟不是那種真的有創造力的寫手,結果真的自己寫書,也是配合出版社設定好的架構去書寫,甚至還有提供我參考書。雖然,我也放了不少我自己的東西進書裡,但是,總覺得那不是我的書,那不是我的文字,為了賺錢生活,寫了不少本書,最後受不了良心的譴責,還是放棄了。

 

然後,開始到處去外面找上班的工作,甚至還打算去當幼稚園老師。結果來到了我現在這份工作,穩定的做到了現在。即使如此,我內心還是在變動中,我心裡清楚知道,這不是我的熱情所在。

 

但是,奇怪了,天王星行運都已經離開了我的十宮了,為什麼我還是這樣不安定呢?因為天王星進入十一宮後,開始與我的火星產生相位,接著往前走,到了現在,開始與我的上升產生相位。

 

在「The Changing Sky」一書裡,作者形容被行運天王觸及上升時,面臨到的課題是「reinvent ourselves」,我理解為「重新創造一個新的我」。

 

我覺得占星的流年是很値得玩味的。

 

十幾年前,當天王星進入我的十宮時,跟我的上升會產生的相位叫做四分相,意思是有衝突的相位,那是個不舒服的相位。天王星要求我改變我自己,變成另一個我,但是,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改變,要改變成什麼,不斷在裡面衝撞,不知所措,不斷做各式各樣的錯誤嚐試,還是找不到新的我在哪裡。

 

到了2012年,天王星進入我的十一宮,漸漸開始與我的上升形成六分相,這個相位是一個比較好的相位,是有機會蛻變成功的相位,只是需要稍微付出多一點努力,就有機會成功。

 

結果我發現從2012年開始的我,確實很努力。上完花精課後,就努力做個案,想了解自己適不適合做花精諮商師,接著開塔羅課程,想了解一堆人說我的天命是當老師,到底是不是真的?後來乾脆去學占星,想知道這些人對我的命論來論去,到底論的是真是假?接著,莫名其妙手頭寬裕起來後,就跑去學我覺得好貴的SRT,為了深入感受SRT是什麼,又很認真的執行52個實習個案,雖然不見得真的懂SRT了,可是,卻反而因為SRT的實習,更確認了我確實可以收到一些訊息。

 

這一切都在顛覆原來的「我」,創造出另一個「我」。只是在六分相期間,還不是那麼確定,還在努力的路上。

 

接下來,天王星會與我的太陽六分相,所謂的太陽是「self-image」是自己對自己形象的想法,我想像、我希望自己變成什麼樣子。當行運天王星與我的太陽六分相時,我想我可能會對自己有一番不同的想像,會設定出不同的未來的自己。

 

再過幾年,行運天王星就會與我的上升合相,合相的意思是「融合」。於是,我想,累積了前面十年的衝突掙扎(四分相),以及接下來幾年的努力(六分相),到了融合(合相)的時候,就是蛻變爆發的時刻,也就是真實的蛻變就會發生了,那時候會誕生一個新的我。

 

所以,我現在要繼續努力讀書,認真做個案,這一切都會累積到合相的時候,去創造出新的我。(如果我現在不努力,不認真,把好好的機會放過,到了合相的時候,原來可以發生的蛻變,可能會變成不舒服的狀態,這也就是合相可以是好相位,也可以是不好的相位的原因。那個融合是,有一個異物要與我結合,我是歡欣鼓舞準備周全的接納,或是完全不適應充滿排斥痛苦,最後把這個結合機會排除在外。)

 

看一顆行星的行運,要從這樣漫長的歲月來看,動輒以10年為單位。所以,難怪我要到中年才能有耐心學占星,因為我有那麼幾十年的資料可以做範例研究,如果是20歳學占星,人生的體驗那麼少,就算學也是有看沒有懂吧?

 

占星真是個回顧人生的優良工具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