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ifficulty inherent in Mercury retrograde – and within all retrograde cycles – lies not in the nature of retrogression but in our unwillingness to accept it as a teaching device. (Retrograde Planers P53)

 

這段話說的是,水星逆行所蘊含的困難,或者說存在於所有退行行星的困難,並不是退行本身有困難,那個困難的產生,是因為我們不願意把退行行行的本質,看成是一個教導的機制。

 

作者繼續解釋,當事情出問題時,我們常常怪罪命運、怪罪環境。我們總以為意識可以在控制之下,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行星退行所帶來的教導是,比如說,水星退行,那麼就必然有某些很重要的「something」需要被覺知(awareness),而這個「某些事情」將會透過水星,從無意識中浮現出來。

 

近來非常流行講水星逆行,好像所有的交通阻塞、電腦當機、烤箱爆炸、停電、爭吵,可以全部推給水星,只要說一句「唉呀,因為水星逆行」,就可以句點結束。

 

然而,水星逆行或者說是任何一顆行星逆行,都不是這樣一句話可以帶過。因為當行星逆行的時候,就是有一些潛藏在你無意識中的「某些事情」,會被帶到意識上來,透過外在發生的這些事件,讓你再度面對與看見。

 

重要的是,是否覺知到浮現出來的是什麼以及是否承接了課程,確實的接受訓練呢?至於那些什麼電腦當機、交通阻塞………,真的都只是一個外在事件,一個觸發覺知的媒介而已,不該是我們的焦點。

 

焦點在於,這次的水星逆行,為你為我帶來了哪些覺知與看見。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