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一開始,在我工作的地方,很像是工廠裡面,身邊有人來來往往,也有吵雜的機械聲音。我媽媽突然來訪,我讓她坐在工廠中央一張舊舊的木桌旁,我蹲在她面前聽她說話。

 

她起先微弱而帶著啜泣聲說:「我真的不知道原來XX,因為這件事情,那麼傷心,氣阿嬷那麼久,甚至不跟她講話。」XX是我小阿姨的名字,阿嬷指的是我媽媽的媽媽,也就是我的阿嬷。也就是說,她很傷心自己的小妹,竟然對自己的媽媽有積怨,甚至不交談很久了。

 

媽媽繼續講著細節,因為實在太小聲,我聽不見,我喊著要她大聲點,她遂用更大一點音量,說出口後露出害怕的神色,似乎怕喊到整個工廠的人都聽到,她覺得這是不該讓外人知道的家醜。

 

夢境從這裡被切開,我來到一個宴客的場所。我騎著摩托車繞著這個宴會所四周,就是找不到停車場,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摩托車停車格,停進去後,進去裡面。我也不清楚我是不是客人之一,總之整個宴會,印象模糊。散場時倒是很清楚,宴會所的鐵門拉開,我才發現,從外面只看到鐵門,原來鐵門裡面,就是給賓客停摩托車的地方,大家都去牽車出來,我就覺得不太舒坦,早知道有專門的停車處,我就不需要一直繞圈圈找停車格了。

 

接著,轉進第三個夢,我似乎是在宴會處受到一位朋友的邀請,來到她家裡。

我們坐在她臥室的床上,她枕著很大的靠枕,靠在牆壁上,我坐在床尾,面對著房門口。

 

這位朋友懷孕,肚子很大。

我當時似乎帶著一個小孩,大概三、四歲左右,因為太累了,就靠在我左手邊躺在床尾睡的很熟。

 

我與這位朋友聊著,朋友滿臉都是笑容,笑的很甜美。但是,我心裡總覺得,我跟這位朋友並不熟,一接到邀約就來到別人家裡,心裡總覺得不太自在,不太好意思,有點想趕快告辭離開。

 

就在這時候,朋友的丈夫突然出現在房門口,他一頭亂髮,看起來就像剛起床的樣子,但是與我那位朋友一樣,也是滿臉笑容,他看到我,立刻說:「咦?你有朋友來喔?」開心的笑著與我那位朋友對看了一下,那種口氣是充滿歡迎的快樂口吻。

 

夢裡,我很清晰的看到我這位朋友的臉與她老公的臉,非常清晰,這是我有作夢以來,第一次這麼清晰看到人的五官。兩個人都是比較圓的臉,長相很類似,朋友的頭髮捲捲的、有點金黃,捲捲劉海還蓋到一點點前額。她老公看起來則是自然捲似的頭髮,因為起床的亂髮還沒整理,也有一些頭髮散落在額頭。

 

我不禁說:「哇!你們夫妻長得好像喔!連頭髮蓋到的地方都一樣。」

我看到朋友笑得很開心。

 

這時候,一大群她老公的朋友進來屋裡,經過我們所在的房門,沒有進來,但是,感覺很熱鬧,很歡樂。

 

我想,人家家裡還有事情,我真的該走了。

我向朋友告辭,朋友只是喃喃說著:「這麼多人來,我要煮什麼給他們吃好呢?」

 

夢,到此結束。

夢裡的這位朋友與她的老公,在現實裡都是我沒見過的人,但是在夢裡看得好清楚,簡直就覺得在現實中,如果遇見,我一定會認得出來。

 

在第一個夢裡,媽媽講的事件,在現實中並沒有發生,阿嬷已經過世,小阿姨也向來對自己的媽媽很好。

 

所以,這幾個夢到底是是潛意識要跟我說什麼呢?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