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兩個連續的夢,感覺彼此是有關聯的。

夢裡,我在我父母家的客廳,因為父母家的客廳比我自己的大很多,幾乎是兩倍大,這樣才能容納所有學生。

 

感覺這次來上課的學生,是來自兩個報名來源,一個是我自己招生來的,一個是別人幫我招生的。課程是要上「英文課」。

 

由於臨時改了上課地點,我自己招生的那兩位學生,還不知道上課地點,我有點著急,上課時間快到了,臨時通知他們,來得及嗎?我趕緊撥了手機,找K,接電話的不是K,但是,卻聽到電話旁K說,因為身體不舒服,今天不來上課了。我隨即問,那Y呢?已經換地方了,Y來得及來上課嗎?結果有人說,Y住在桃園,騎車一下子就到了,來得及。

 

可是,電話裡,明明是打給K的電話,卻聽到Y在電話旁說,我今天也不去上課喔!我的XX代替我去上課,可以嗎?我一直確認:「是妹妹要來嗎?還是弟弟要來?」一陣混亂,電話那頭很多聲音,但是,感覺跟我講電話的人,是Y的妹妹,最後似乎確認了是Y的妹妹要來上課。可是,我心裡不太明白,K住在台北,Y住在桃園,他們怎麼會在同一支電話旁邊呢?

 

我心裡有點擔心,我的兩個學生,只來一個,這樣會不會根本沒人來上課?我回頭一看客廳,竟發現整個客廳已經滿滿都是人了,我沒想到有這麼多人來上這堂課。

 

這時,坐在沙發茶几邊的一位學生,翻開一本日本漫畫,對著我說:「Jade,請你幫我看一下,這個如果是可數跟不可數的加在一起,後面要怎麼辦?」我看到那本書是中英對照(那本書的原文是日文,但是書上沒有日文),我一方面有點擔心,我的英文並沒有那麼好啊!我真的有能力幫大家上這堂課嗎?我的解說真的是正確的嗎?一方面又覺得這位學生實在太奇怪,怎麼會拿一本日本漫畫的中英對照版本,來學英文呢?要嘛就去買一本真正的英文人寫的書來學讀英文,要嘛就買一本日本人寫的日文書來學讀日文,怎麼會買一本從日文翻譯來的中英對照書來學英文呢?而且,如果問我日文,我可能可以更有自信一點。

 

我再度跟這位學生確認:「你的意思是,這兩個加起來當主詞之後,後面要用什麼樣的動詞嗎?」

 

問了這一句話之後,畫面消失。

我變成走在馬路上,而且,是跟一位穿著寬鬆休閒服飾的外國男子,他有一頭及肩的淡褐色偏金黃的頭髮,我們走在車輛往來的馬路上。

 

一開始,我們並排走著,我們大概是相識的朋友。

走著走著,我們有時候會手牽著手。

由於路上車輛很多,走了一段時間,感覺兩個人更加熟悉了,男子為了保護我,左手越過我的右肩,搭上我的左肩膀,擁著我走著。

一路上,我們沒說什麼話,就是開心的往前走著。

接著,我們前方出現一輛貨櫃聯結車,只有板架,沒有載貨櫃。車體龐大,就要來到我們右方,感覺我們跟車子之間的距離,只有五公分寬。

 

外國男子立刻拉起我的右手,引導我的右手,環繞到他腰際後方,要我環抱著他的腰,好跟他的身體更加貼緊在一起,似乎是為了兩人可以緊密合作,不至於被連結車碰撞到。我們背對著這台連結車,背部與連結車的差距,依然只有5公分。正要往前走過馬路時,從左方又駛來一台連結車,前後兩台連結車,將要交會而過,此時,我跟外國男子夾在中間,我擔心我們會被夾死在裡面。

 

我轉頭看著在我右側的男子,緊張的更抓緊他的身體,男子卻是一派輕鬆,似乎不認為會死。結果,確實,左方來的這輛聯結車,幾乎就在我們鼻尖前駛過,沒有損傷我們一根頭髮。

 

死裡逃生,這使我太開心了,我不禁轉向男子,用雙手大大的擁抱了一下男子。我幾乎整個身體靠在男子身上,我們非常開心的相擁著,我感覺很信任。我們繼續往前走,我感覺我們彼此,在行進間,越來越熟悉,關係越來越親密。

 

就在夢境將醒未醒的時候,我感覺兩人的關係已經發展到,可以接納彼此的程度。我腦袋裡甚至有一個想法,如果他邀請我進入他的房間,我會答應。

 

就在這樣的想法中,我就醒了。

唉,結果還沒進房間,哈哈。

 

 

紀錄著這場夢境的此刻,我突然想起,那個外國男子其實跟大天使麥可的樣子很接近啊!

 

在剛醒來時,我對這個夢的解釋,與現在紀錄完後的解釋差異很大。

剛醒來時,我以為:

 

那個我要去當老師的英文課,可能象徵著即將在六月開始的透特塔羅牌讀書會。我即使能用透特塔羅牌進行占卜,可是,我認為我並不是透特塔羅牌的專家,要當老師實在還是有點心虛。那個感覺,很類似我是有能力讀英文書,可是,要我當英文課的老師,我可能還是不太有自信。我比較有自信的是日文,就好像,跟透特塔羅牌比起來,我比較有自信的是偉特牌。

 

緊接著那個外國男子的夢,我以為是在預告著,我真的快要遇到一個伴侶,那個伴侶可能比較像是外國人,而且,我們會從陌生到相識,到熟悉,到最後彼此接納,過程中會經歷很多看起來很危險的事情,但是,我們在這之中,建立起了革命情感。

 

 

紀錄完這個夢之後,我想到的事情,跟上述的事情完全無關,反而是跟我最近去做了寵物溝通後的領悟有關。

 

 

寵物溝通結束後,我回家路上,內在的對話是這樣的:

 

我:Leslie很厲害(或說,寵物溝通師很厲害),他們可以鎖定,定錨在特定對象上,連結到照片上的動物,並且與他們對話。真的好厲害。我自己就不行了,我一直都是被動的,亡靈或是天使或是上師,在我心裡放進訊息,然後我傳達出來,我常常都不知道來的是誰。

 

內在的聲音:你不知道是因為你從來沒有問。

 

我:啊!(突然驚慌大悟)對,我真的從來沒有問過,除了上次那個亡靈,有在我心裡放入他是誰的訊息之外,其他的,我從來沒有主動問過。我都是假裝那是我自己了解的資訊,去對個案說,一點都不想讓人知道我訊息的來源,是說,我也不知道來源是誰就是了。可是,真的可以問嗎?

 

內在的聲音:當然可以問啊!不然你問看我是誰?

我:好,你是誰?

內在的聲音:你的守護天使,大天使麥可。

我:屁啦!最好是啦!是我自問自答吧!?

內在的聲音:看吧!是你自己不相信,並不是真的沒有名字。

 

 

就在那樣的好笑對話之後,我突然懂了,我的生活中,處處是訊息,處處是這些靈性存有來來往往的痕跡,只是,我不想被當作瘋子,所以,我都閉口不說,也不想去問清楚細節。我把這一切,保持在模糊的狀態中,假裝這些跟我好像有關係,又好像沒關係。

 

因為我沒有自信,就像夢中,對當一個英文課的老師,沒有自信一樣。

 

但是,就像後續的外國男子的夢一樣,以前我與天使、上師或任何靈性存有之間的關係,是有點像夢境一開始那樣,若即若離,但是,未來,我必須與他們緊密結合,更加信任這個關係,願意接納,於是,不管看起來多危險,只要與大天使麥可緊密合作,都不會有問題。

 

 

這天早晨,心裡攜帶著這個夢境,還沒紀錄這個夢,在還以為要遇上靈魂伴侶的心態下(以為自己做了一個春夢),騎車去上班。路上,遇上一件事情,使我突然懷疑,這個夢也許是天使有話要跟我說。

 

我照著原來的路徑騎車,在一個紅綠燈前,我停下來等待,這時候,我看見,在我右前方那輛摩托車騎士的右手手肘處,突然有一個閃光,然後,就好像發生了一個小小撞擊,感覺聽到小小的「砰」一聲,從他的手肘處,竟然就飄落了一根白色羽毛,就落在我眼前,大約15公分長的羽毛。

 

那位騎士,毫無知覺。

沒有人注意到那根羽毛。

我從那根羽毛旁經過,我沒停下來撿羽毛 - 在馬路中間撿羽毛,也太危險了吧!- 直接騎車經過。

 

心裡想著:所以,真的是大天使麥可降臨?(其實我比較喜歡叫他米迦勒,感覺比較有氣勢)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