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心裡有很多想法,但是很難統整起來,我就抽牌來讓自己順著流寫寫看。

 

(1)    控制

 控制台  

今年,我開始認識到「控制」與「不控制」。

 

在今年以前,我知道,我一直都是屬於那個想要「控制」的人。包括當我向神祈禱豐盛,祈求幸福或是哪些事情順利,即使最後補上一句,無論事情如何發展,我都願意臣服。但是,事實上,後面補的這一句,是有口無心的。我還是希望,一切按照我所渴望的方向發展。

 

我也發現,我接受各式療癒或課程,起心動念也是這種「想要把自己的人生控制在比較順暢好走的路上 / 移除人生路上的障礙物」的心態,也就是,我希望我可以指揮調度我的人生,我想要有錢的時候就有錢,想有朋友就有朋友,想要困難消失,困難就會消失。我希望這些是可以控制的。

 

所以,當我開始收費占卜時,我就很緊張沒有人來預約。我受到催促開始開課的時候,我擔心沒有人來上課。我覺得如果上天有這樣的催促,就應該要讓我無憂無慮,瞬間招收到很多人才對。

 

但是,事情並沒有我們這種笨蛋想的那麼簡單。

這些催促,也是為了讓我學習歷練。經過了緊張刺激的幾年之後,到今年,我才比較知道怎麼跟那個Great One一起工作。

 

也就是,根本就不用去想,事情到底會怎麼發展,無論如何,一切都會按照最適當的方式、時間開展,不用著急、不用趕進度、不用過度推銷,該發生的就會發生,不該發生的,我再怎麼努力推動,也還是不會發生。

 

讓我最深切感受到「不控制」的,是SRT實習個案的徵求。我發現我比較像是個旁觀者,像是搬張椅子在開票所看開票的湊熱鬧人士。我在觀看,這些人在什麼時間點出現,如何出現,有什麼特殊狀況,對我的意義是什麼。我並沒有期待能夠做完多少人,只是老師說要做這麼多,我就預設要這麼多。我只是想要更了解SRT才開始實習,沒有期待我一定要成就什麼,或變成什麼。

 

這種心態跟以前那種充滿各種「渴望」的心態不太一樣,現在顯得更願意隨順自然。被催促,就去做,做的當下,沒有太在意結果,反而很驚訝很多事情事如此按照該有的時間與狀態發生。

 

比方說,做這種工作,最討厭就是預約被放鳥。上一階段最後,就被一個個案放鳥。可是,那一天我確實需要休息,身體狀況根本不適合做個案。我事先不知道,當天才知道,原來上天放了我一天假。

 

這星期六的SRT也是,數天前收到通知,個案臨時發生狀況,這一天無法前來,必須調到另一個日期。於是,這一天就空了下來。當時,不知道這一天空下來要做什麼,結果,原來是每個月的好朋友這個月遲到,直到這個星期才來,整個星期都有點頭暈腦脹,精神不佳,所以,原來這一天也是需要放假。

 

綜合以上的經驗,我發現如果一個人可以用幽默的心情,去看待週遭事物的發生與消失,並且,在觀察到上天確實順著河流派了一艘船來時,就在適當時機跳上去就好,其他的事情,交給上天,這樣顯然輕鬆多了。

 

(2)    治療

 治療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什麼是SRT

我想,SRT是一種溝通方式,一種與你的高我溝通的方式。透過個案與諮商師雙方的高我,在靈性層次或能量層次移除一些障礙,使個案在接下來的生活中,更容易表達他的生命。

 

這或許可以稱之為一種治療,一種能量層次的治療。這樣的治療,是在眼睛看不見的地方發生,所以,究竟有沒有發生,我不知道,只有個案回去體驗感受,看看面對自己的生活時,有沒有什麼不同。

 

但是,這絕對不是說,使用SRT移除了……比如說情感問題的阻礙,於是回到家,情感問題自動消失。並不是這樣的。而是,當你回到生活中,也許怯於表達情感的人,會覺得現在開口似乎更容易一點,那就抓住這個機會開口。或是關係瀕臨冰點,已經心灰意冷不想跟對方交談的人,會突然覺得也許可以做至少最後一次努力,好好溝通雙方的想法。

 

也就是說,SRT可以給你一點點協助,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你,本人,回到你的生活裡,去努力奮鬥。

 

由於SRT是雙方高我一起工作,在使用靈擺查詢的過程裡,找到許多你個人隱藏多年的事件或秘密,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如果所謂的高我真的存在的話,而雙方高我確實一起工作的話,根本就是打開天窗說亮話,毫無隱藏了。

 

所以,對我而言,SRT是一種很適合挖掘深藏內心,久未挖掘甚至自己都忘記的心事。也適合用來在面對困境時,推自己一把的工具。

 

這裡面沒有太多厲害的超能力,或是什麼神鬼的介入。

我這樣解釋SRT,應該跟江湖上傳說的差很多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