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裡,我與兒子像是站在百貨公司專櫃前,那是一個L型的玻璃櫃,裡面有個店員。我們站在L底部那一條線的位置,左手邊那一直線的櫃子旁,另有一個人在選購。

 

那個人非常豪氣的選了許多東西,甚至店員從玻璃櫃裡,拿到桌面上來的一整盤金飾、銀飾,他都一概用手把所有的飾品掃成一堆,表示全部都要買。不管店員拿多少出來,他都掃進他要買的那一堆裡面。

 

我心裡想,這個人到底是付不付得出這麼多錢呢?

我似乎是陪兒子來買東西的,我沒有選任何物品,是兒子選了一項物品,等著店員告知價格結帳。

 

這時,店員說:「二百萬。」接著又說了一個數字:「265

兒子打開他的皮夾,他的皮夾很大,有很多隔間,每個隔間都是厚厚一疊鈔票。他拿出一張鈔票,我感覺那張鈔票價值「五百萬」,所以,兒子認為拿這張紙鈔出來,店員還必須找他三百萬。

 

店員一看到那張紙鈔,有嚇到的感覺,因為兒子那項商品,價格只要「265」,兒子卻拿出五百萬來要讓店員找錢。我趕緊對著兒子的耳朵耳語說:「你的只要265,二百萬是另外那個客人要付的錢。」兒子這時才把這張大額紙鈔放回皮夾,繼續在那厚厚的鈔票中,找一張小面額的紙鈔。

 

我感覺到店員在盯著兒子的皮夾看,那個眼神像是在說:「哇!這麼多大額紙鈔,原來真正有錢的是這位先生,而不是那個買了二百萬的傢伙,而且那傢伙一直不拿錢出來,到底是有沒有錢也不知道,說不定根本沒錢,是來亂的。」

 

我心裡也覺得,我們真的好有錢喔!我們雖然這麼有錢,卻不需要去買大把大把的金飾,我們只去買我們當下最想要的東西就好。

 

夢醒時的現在,我想,這對應到我最近對兒子的感覺。我跟兒子在聊說,要他去上某個課程,他聽了也很有興趣,而且,一聽到學費,我們兩個人的感覺是:「哇!沒想到這麼便宜。」我們本來以為會更貴的。我心裡也很篤定知道兒子付得起這筆錢,而且綽綽有餘。兒子並不是那種到處跑課程的人,這可是回應他需求才找到的課程。

 

最後到底會不會去上課,我不知道,但是,整個感覺跟這個夢境很像。

 

()

 

夢裡,我似乎在某個建築物裡。

有一個人從房間裡跑出來,對我說:「XXX自殺了。」自殺者的名字,正是我的前夫。我感覺不意外啊!雖然不意外,卻有點煩躁,周圍有人來詢問我一些事情,我煩躁的擺了擺手,要他們先別煩我,因為我現在要處理這個人自殺的問題。

 

但是,夢裡的我又在想,可是,我已經跟這個人離婚了,無論如何,都不是我必須去處理的,應該是他的家人要去處理,我可能根本連參加喪禮的資格都沒有,我到底是在煩什麼呢?為什麼這個人要自殺,給大家找麻煩呢?

 

()

 

夢中,我很像是在一個教室裡面。

我跟一位身材壯壯的男生,聊了一下之後,那位男生轉身,走回他在比較前排的位置上。我的位置好像是在教室的最後一排。

 

接著,我左邊那一排,有一位瘦瘦的男生,帶著一種迫不及待的興奮心情,迅速跑來我的桌子前面,把前一排的座位反轉,與我面對面坐下來。

 

這位男生說:「我非常非常喜歡你,做我女朋友,跟我交往,你覺得怎麼樣?」男生臉上堆滿笑容與充滿了「喜歡眼前這個女生」的眼神。

我說:「讓我考慮看看。」

男生說:「為什麼?難道你有其他喜歡的人?」

我眼神飄向前排,尋找剛才與我說話的那個壯壯男生。但是沒找到。

瘦男生立刻會意:「你有,你有喜歡的人!」

我說:「嗯。」但是,我心裡不確定,那個壯壯男生有沒有喜歡我,我也不確定我是真的喜歡那個壯壯男生,有那種想交往的意願,或只是某種虛榮,想要一個看起來比較體面的男生。我想,如果這個瘦男生整體的感覺,也算還可以接受的話,那麼跟一個「很喜歡我」,願意為我做任何事的男生在一起,不是挺快樂的嗎?特別是現在跟我說話時,也把我逗的很樂,能夠這樣快樂的在一起,不是更好嗎?

 

我說:「你站起來我看看。」

瘦男生站起來,我看了看這個男生整個身材的狀況,我覺得高度不錯,似乎就是瘦了點,但是,這並不是兩個人相處的重點,只是如果能更有肉,更壯一點就好了。

 

瘦男生說:「怎麼樣?怎麼樣?我整個腦袋都沒有思考能力了,整個腦袋每天都只想到你。」

我笑得很開心,我幾乎看到他腦袋裡轉來轉去都是「我」的那個畫面了。可是,我就是沒辦法當下給他答案。

 

瘦男生說:「沒關係,你考慮看看再跟我說。」

男生戀戀不捨的看了我一眼,最後還是下定決心站起來,回到他自己的座位。

夢裡的我,幾乎看到男生私底下的畫面:男生即使回到家,或做任何事情,整個心思都在想這件事情,幾乎到了瘋狂的程度。

 

我就在想,也許,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我會是幸福的?

夢裡,就在這裡停住了。

 

()

 

我似乎參與一場團體的旅行,我身邊的男伴,西裝畢挺,我勾著他的左手左臂,兩人並肩走著,很開心的聊著,好像我們是很談得來的朋友,或是有某種特殊情誼的關係。

 

勾著男生的手臂,對我來講,那就像是英國影集裡,那些紳士會把手彎著,向女士伸出來,讓女仕可以勾著,以護送女士。那不代表親密,只代表男人對女人的體貼。

 

場景轉換,我這時與團體中的其他夥伴,在路上散步。突然,這個男子從後方將我攔腰抱起,整個人貼在我的背上。。這樣親密的舉動,讓我立刻聽到後面有人議論紛紛:「唉,這兩人果然有不尋常的關係。」「他們是在交往嗎?」「他們自己各自沒有男女朋友嗎?這樣很糟糕吧?」那些竊竊私語,讓我非常不開心。

 

我立刻轉身,把男子推到角落裡談判。

我說:「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跟我這麼親密,是要跟我交往嗎?如果要跟我交往,就好好跟我提出來,承擔一個男朋友該承擔的,不然,你這樣手來腳來的,是什麼意思?我承認我跟你很談得來,相處起來很開心,可是,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更進一步,請你明確的說。不要動來動去之後,又說我們只是朋友。這是不負責任的做法,只想玩曖昧,不想承擔。」說到這裡,在夢裡的我,莫名想起現實世界裡的某一對男人與女人,我突然懂了他們的所有舉動,那些舉動就是,我們想要享受所有的曖昧,可是,不要承擔關係裡的責任。

 

回到夢裡,男人只是笑,並沒有確實的回答。

 

這個夢到底要對我說什麼呢?難道只是為了讓我明白那對男人與女人到底在幹什麼嗎?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