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切なのは何が与えられているかではなく、与えられたものをどう使うかである。」(「嫌われる勇気」P44

 

我覺得這句話,應該印在每一本占星書的扉頁,一翻開封面就可以看到。讓所有宿命論通通閃開。

這句話的大意,是說一個人出生在什麼家庭,擁有什麼性格等等等,都是你出生時,上天給你的東西。但是,最重要的並不是,你擁有哪些上天的給予,而是你如何去使用上天所給予你的一切。

每個人星盤上,都有十二宮,十二星座,十顆行星,透過不同的排列組合,調配出許多不同性格、背景的人以及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是,這些都只是經營一生需要的材料而已,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你可以選擇如何使用這些「材料」。

研究命盤,只是讓一個人更了解自己擁有哪些材料,在哪些時機點使用哪些材料,會帶來最大效益。如此而已。

沒有誰該「注定」孤苦一生,如果真的孤苦一生,那是一個人出於自己的「選擇」去「創造」出來的。

我覺得阿德勒太合我胃口了,建議大家去買中文版來讀!

 

 

もちろん、傷を負った人の語る「あなたには私の気持ちがわからない」という言葉には、一定の事実が含まれるでしょう。苦しんでいる当事者の気持ちを完全に理解することなど、誰にもできません。しかし、自らの不幸を「特別」であるための武器として使っているかぎり、その人は永遠に不幸を必要と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す。

(嫌われる勇気 P90

 

在這段話前面,當然有很長串的辯論,才來到這個結論。不過,前面的部分就懶的解釋,直接講結論。

這裡的意思是說,有傷痛的人、有困境的人,當他們說「你不懂我的感覺」時,這句話是有一定的真實性的。沒有人可以完全了解受苦的當事人當下的真實感受。這是真的,但是,如果把自己的不幸,當作使自己變成「特別的」的武器,一旦變成了這樣的心態,那麼這個人就永遠都需要這些「不幸」了,再也無法離開不幸。

在做個案的過程裡,經常會遇到不管來談過多少次,總是重複談相同問題的人。我經常在談的當下,總想著,他會不會根本不想跟這些傷痛分手呢?因為有這些傷痛,他可以有理由經常來跟我聊,以感覺他是個願意進步與提升的人?因為有這些傷痛,於是,只要生活裡發生一點風浪,就會有人立刻擔心的問他,你還好嗎?

如果傷痛都療癒了,成為一個很普通的人之後,他用什麼來表現自己是個很願意提升的人呢?他用什麼來讓人時常想到要關心他呢?

像這樣的人,要療癒的是那個傷痛?或是隱藏在傷痛背後的另一個東西呢?

這段文字還讓我想到另一個點。
我們在學習占星之後,經常會說,因為我某顆行星位在某個星座某個宮位,所以我會做這樣那樣的表現。比如我,我的凱龍在11宮,所以我懼怕群體,我討厭進入團體,我討厭跟一大群人交朋友,我認定這種行為會讓我受傷。

如果我把凱龍11宮當作我的標籤,我表明這是我最弱勢的地方,也成為我最「特別」的樣子。如果我抓著不放,當我在人際關係受傷時,我就說,阿哈,因為我凱龍11宮。或是當我要進入團體時,我就理所當然的表現出恐懼的樣子,周圍的人也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你凱龍11宮嘛。於是,我不會去尋求方法改進我的人際關係,不會去嘗試了解如何在團體中互動,我會被困在凱龍11宮裡,動彈不得。

占星的理解,會成為我不需要前進的藉口。
如果占星學成這樣的話,那我會覺得還不如不要學,先去生活,去經驗生命中的各種風浪與傷痛,然後,年紀大一點再來學,也許會更好。

 

 

今の段階でいえるのは、逃げてはならない、ということです。どれほど困難に思える関係であっても、向き合うことを回避し、先延ばしにしてはいけません。たとえ最終的にハサミで断ち切ることになったとしても、まず向かい合う。いちばんいけないのは、「このまま」の状態で立ち止まることです。
(嫌われる勇気 P117

 

這一段最讓我感覺驚心動魄的一句話,是最後那一句「維持原狀,原地不動」。不禁讓我反省,我是否在遭遇到困難時,當我靜默時,我究竟是在努力想辦法改善關係?或是停在原地不動?

這段話談的是親子關係,所有的關係中,最無法切割的是親子關係。工作上的人際關係,離職後,就是不相干的人了。朋友關係,也可以不要聯絡,也就算了。夫妻關係雖然稍微緊密一點,雖然比較難分難捨,但是也還是可以離婚了事。可是,親子關係相較之下,就是比較難以完全切割的關係。作者比喻,如果夫妻關係像是被紅線綁在一起的話(一把剪刀就可以剪斷),那麼親子關係就像是被銬鎖在一起一樣(當然,拿斧頭來砍,也還是可以砍斷,並非絕對無法切割)

作者說的是,當親子關係發生困難,因為關係是如此固著,所以絕對不能逃避。不管關係多麼困難,都要去面對,不可逃避或拖延。即使處理到最後,都還是不得不斷絕關係,但是,一開始要做的事情,還是要先面對。最糟糕的是「維持原狀,原地不動」。

 

 

「自分が自分のために自分の人生を生きていないのであれば、いったい誰が自分のためにいきてくれるだろうか」と。………..他者からの承認を求め、他者からの評価ばかりを気にしていると、最終的には他者の人生を生きることになります。  (嫌われる勇気 P135

 

這句話,對於矢車菊很重的我而言,是很好的提醒。
意思是說,如果自己不為自己的人生而活,那麼到底誰會你自己的人生而活呢?如果你一直想要得到別人的認可,一直在意別人對你的評價,那麼你最後就會變成在活別人的人生,而不是自己的人生了。

作者還談到,如果你是一個想要獲得別人認可的人,那麼你也會認為別人也應該要得到你的認可。那麼當別人所做的行為,不符合你的期待時,你就會生氣。反過來說,如果你不在意別人對你的評價,你也不會認為別人需要在意你的評價,於是,當別人做出不符合你的期待的行為時,你會覺得理所當然,畢竟每個人的觀點不同,認為該做的事情不同,根本沒必要生氣了。

我覺得作者說的這些,並不只是理論,而是活生生的生活。因為我在生活中,在我自己身上或在別人身上,不斷看見以上這種情況發生。只是作者把這些狀況,討論的很詳細、很精確,把平常我感受到卻說不清楚的東西,很明確的描述出來。

 

 

…….それは人生の嘘です。あなたには断る余地もあるのだし、もっといい方法を提案する余地もあったはずです。あなたはただ、そこにまつわる対人関係の軋轢を避けるために、そして責任を回避するために「断る余地がない」と思っているのですし、縦の関係に従属するのです。

 

讀到上面這段話的時候,我覺得我應該在夢裡跟阿德勒聊過天。這也是我一再跟我的同事說過的話。

這段話是在討論在公司裡面,當主管下令要我去做某件事情,但我認為事情這樣做是不對的,可是因為是命令,我就去做了,到時候真的出了事情,是誰的責任?身為小員工的我們,就會像書裡的青年那樣,理所當然的認為,是主管的責任。因為我們只是聽命行事,為了一口飯吃,我們還能怎麼辦呢?只能照做,反抗主管的話,只是給自己找罪受,說不定還會丟了工作。而既然這是主管做的決定,是主管下的命令,當然一切後果主管負責。

但是,阿德勒說,這種說法是謊言,我們這樣說只是為了逃避責任,逃避人際關係中可能發生的糾紛。在這種狀況下,你還是有空間可以拒絕執行命令,或是提出更好的方案。你認為你沒辦法不按照主管的命令去執行,那只是因為你想要逃避負責任而已。

真的,從實際生活中,我發現事實真的就像阿德勒說的這樣。我們因為沒有勇氣負責任,沒有勇氣面對人際關係之間的困難,所以,我們對很多事情,都放棄自己的自由意志,放棄思考,按照別人說的去做,一旦搞砸了,我們就可以事不關己的說,是別人的錯。

然而,這一切都是自己在騙自己而已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