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難得天氣很好,晚風溫暖,沒有前幾天的寒意。為了消耗吃太飽的晚餐,我散步去賣場買東西。一路上,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在施作SRT的過程裡,我搜尋到的一些資訊或是我內在浮現的訊息、故事,我不一定會全盤說出,我會保留某些部分在我心裡,不對個案說出來。

 

那些部分是,當我向個案確認某個年齡,是否與某個人,有發生過什麼事情;如果個案沒有任何記憶,我就會把我搜尋到的事情放在心裡,直接清理就好,不向個案解釋搜尋到的內容。或是,我內在升起一個故事,可是,我不確定這個故事與個案的關係,也不確定這個故事,是我自己的投射編織的故事,或是真的是屬於個案的故事,這時候,我也會把故事留在我心裡。

 

我感到困擾的是,我沒有全盤說出,是不是我不信任個案想要療癒的決心?我不說,是不是有一點不誠實?或是我真的是出於愛與善良,才把訊息留在心裡?說或不說的標準,應該設立在哪裡?

 

昨天晚上的結論是,本來SRT就沒有需要向個案解釋這些的功能,主要功能只是在清理與淨化,我只要盡責的做了清理與淨化就夠了,這個工作沒有包含傳遞訊息,說或不說,都與你盡責或不盡責無關。

 

結果,今天看到Mali的這段訊息,簡直提供了最完整的答案。

然後,下午又在電影「愛情的盛宴」裡,看到了很美麗的示範。

故事的其中一個女性腳色,來到占卜師的店裡,詢問有關她男朋友的事情。她只說了男朋友的名字,沒有透露其他訊息。占卜師要她坐下來,伸手出來讓她看手相。然而,當占卜師一碰觸到這位女性的手時,眼神轉為悲傷,充滿體諒的說:「我很難過,他離開了。」英文是說passed away,指的是過世。

 

占卜師顯然感應到男友的死亡,但是,這位女性驚訝的說,男友沒有死啊!這時候,占卜師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他只好說,不然我們不要看手相了,我們來看紙牌說什麼。我想,這時候占卜師想用塔羅牌來確認,剛才的感應是正確的或是錯誤的。

 

沒想到紙牌翻出來的結果是一樣的,也就是說,這個男友未來將會死亡。但是,占卜師沒有這樣跟客戶說,他把紙牌收起來說:我平常會翻到比這些更好的牌,不要看這些牌了。然後說,因為沒有看到更多關於她男友的事情,說的不完整,所以退了一些錢給這位女性。

 

我覺得這是很好的示範。

有時候,也許會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說了一些會讓對方恐慌的事情。但是,一發現可能引起恐慌,就把剩下的話放回自己心裡。我想,這就好了,我不需要說一堆,顯得好像自己很厲害,卻把個案的生活攪得亂七八糟的話。

 

因此,我想,我的SRT會繼續一直以來的方式,我會做確認,但是,還沒有浮上個案意識層面的事件或傷痕,我還是會繼續放在心裡,選擇不說出來,直接清理。

 

另外,今天覺得很受祝福,昨天晚上在腦袋裡想不清楚的問題,今天得到很有條理的文字解答以及影片的現場示範。

 

很奇妙。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