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與同伴走在郊區,左手邊可以看見小山,同伴說:「嘿,我們去那邊走走吧!聽說山那邊的海很漂亮。」我轉向左邊往小山看去,遠遠看見海浪打來,越打越近,越打越高。我說:「聽說今天浪大,會危險,還是不要過去吧!」

 

於是,我與同伴往右側山谷走去。卻聽到浪聲越來越大,轉頭看去,發現浪已經越過小山,海水順著小山的山坡,往下流。水越來越多,腳下幾乎已經踩到水了。本來我們想往下走到山谷的,眼看著水順著山坡往下流,漸漸在山谷處積出了水窪,我擔心等一下真的會淹大水。

 

我趕緊提醒同伴:「要淹水了,海快要漲到這邊來了,再往下走,我們就會被水淹到了,要趕緊往山坡上走。」我與同伴轉向,往右手邊的山坡上走,遇到一個騎腳踏車的人,我趕緊提醒他即將淹水的事情,要他往山坡上騎。他立刻跟隨我們轉向,但是,要把腳踏車騎上有點坡度的山坡,有點吃力,我看著他吃力的往上爬。

 

我們走路的速度中等,並沒有逃命似的緊迫,就是照著平常走路的速度往上走,很相信淹水的速度,不會超過我們走路的速度。

 

(2)

 

我翻著SRT表格,夢裡的我在為人做SRT。夢中的狀況很像是一種教練課程,我為別人做的同時,有個老師在旁邊給我指導。夢裡,這個老師只有聲音,沒有看見影像。夢中最多的影像,就是一張一張圖表。

 

夢裡,我與那位聲音的老師討論著許多內容,老師的意思是,我這個星期六就要開始做實習個案了,必須把自己準備好,所以,才需要這一次的教練課程。

 

夢裡討論著,SRT所包含的靈界資訊,確實很多,也很不可思議,甚至根本連SRT的大老師ROBERT自己都是有看沒有懂,我當然不可能要求自己全部弄懂,完全掌握了之後,才開始做SRT

 

但是,我可以做的是,去體驗,去找到屬於我自己的SRT。我不需要逼自己去為個案編造任何故事,甚至可以一路一直玩著靈擺,什麼都不說也可以。畢竟,SRT的重點在於清理,不在於故事。是人想聽故事,是執行師想講故事,以便讓自己看起來很厲害,也讓個案覺得好像真的有什麼在發生。但是,事實上,那些故事既然已經過去了,就不需要再講,只要清理就好。

 

所以,即使你一路都不談清理的內容,只顧埋頭用靈擺做清理,那也沒關係,只要你頂得住別人疑惑的眼神就好。

 

你需要的是,找出自己的風格。並且,確實讓自己成為管道,如果沒有訊息進入管道,那就只管清理,真的有訊息進入管道,那就傳達。但是,不要自己編故事,不要去製造安全感,誠實的往前走,你就會真的找到自己的SRT。你也才會認識真正的SRT

 

從夢中即將清醒的那個分界點,清醒的我覺得,我真是太嚴肅了,竟然連在夢裡都要工作與受訓。但是,我覺得這場夢,真是很好的行前教育。

 

(3)

 

我坐在公車裡面,有個老人跟我一起。我們要在「長庚醫院」站下車,但是,我們不是要去長庚醫院看醫生,而是要去那附近找一位神醫,人稱「青暝仔」。

 

感覺是那位老人需要「青暝仔」為他看病,我是陪伴老人去那裡尋找。下了公車後,我們在小巷弄中穿梭,街道的感覺很像舊時的萬華,或是大稻程,有一種很舊時代的氛圍。

 

我們沿路問人,但是,幾乎沒有人知道「青暝仔」在哪裡。我心裡很納悶,覺得這位神醫應該是天下週知的人物,怎麼可能會在他的地盤上,卻沒有人知道呢?有人說,你要去問老人家才會知道。

 

我來到一個很像是老人會館的地方,老人們坐在一排排的位置上,但是,並沒有任何一位老人家跟我們談話。只有一位中年女人,似乎是來老人會館做志工的人。詢問了中年女人,她也不太確定。後來又來了一位年輕的業務員,很像是來推銷保險之類的,發了一張張的宣傳單,我們也拿了一份。年輕人說,要去前面的菜市場問。

 

於是,我來到菜市場,問了其中一位攤販,他說:「你去找那個賣肉粽的,他就是青暝仔。」我一邊想,一個瞎眼的人,怎麼有辦法出來外面擺攤賣肉粽?還是說,「青暝仔」只是他的名字,他並沒有瞎眼?但是,為什麼神醫是賣肉粽的呢?據說他是不定時不定點出來擺攤,所以,到底要去哪個點找他,也不太確定,市場的人只大略說了方向,我就摸索著前進了。

 

夢醒時,我還是沒有找到青暝仔。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