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有一個要追求我的男子,玩鬧似的要搶我放在背包中的日記本,一本蘋果綠封皮的筆記本。他似乎覺得這只是跟喜歡的女生在玩鬧,但是,我很認真在閃躲,因為男子比我高,一把搶走了我兜在胸前的筆記本,看到他就要翻開日記本了,我非常著急,衝過去要搶回來,但是,已經來不及,等我搶回手上時,男子早翻開了一頁。男子有沒有看到內容,我不確定,但是,我非常生氣,覺得隱私被嚴重侵犯。

 

我把日記本拿到男子臉旁,拿起照相機拍照說:「我要拍照存證,並且報警處理。」男子說:「你拍的照片,沒拍到我拿日記本的樣子啊!所以你沒證據抓我。」男子照樣繼續嘻皮笑臉,很白目的以為我在跟他玩。

 

我幾乎氣到要哭了,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懲罰到這個男子,怎麼樣才能發洩我的憤怒。我心想:「好,你侵犯我,我也要侵犯你。」我隨手拿了尖硬的物品,往電視螢幕砸去,還把很多放在櫃子上的東西掃到地上,碎成一地。

 

然後,背起背包,轉身就走。

男子緊跟著追上來,抓住我的左手腕,想要挽留我。但是,這個舉動讓我感覺我被控制,被壓迫,有一種有人要迫使我無法自由行動的感覺,這又讓我深深感到被侵犯。

 

憤怒整個湧上來,我拿出美工刀,露出刀鋒,抵在男子握著我手腕的手上說:「你再不放開,我就要割下去了。」男子不放,雖然現在真的知道我在生氣了,可是,他似乎錯估了我生氣的程度,以為只是女生耍耍脾氣而已,不是真的怎麼生氣,還是一臉嘻皮笑臉的說:「我不要放。」

 

我整個火大了,刀子割下去,看見血流出來,甚至感覺不小心也割到我自己,那種美工刀尖細銳利的鋒面切下去的刺痛感,讓我很有成就感,我想:「你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夢裡,男子到底有沒有放手,已經不太記得了。因為半夢半醒之間,只記得被美工刀割下去的那種皮膚上的痛感,以及我突然產生了一個領悟。

 

年輕的時候,對於這類死纏爛打、打死不退的追求法,那種很像韓劇的男女關係,會讓我誤以為,我棒的不得了,所以對方無法放手,我是對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這會讓我認為我自己很重要。

 

於是,很甘願被對方用各種藉口、方式掌控。特別是「你如果不為我做XXOO,就代表不愛我。」之類的語言,不管是對方對我,或我對對方,這種語言都是在威脅對方,去做我要對方做的事情。或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愛你,所以,不管我做了什麼,或是你是否感覺不愉快,你都必須接受。」由於我想要確定我是被愛的,我是重要的,所以即使痛苦、即使我並不愛,我都接受了。

 

就像這場夢裡面,對方認為戲弄我,搶我的日記本,這些行為是因為喜歡我,才會跟我玩,別人他才不玩。年輕時,我會覺得,真的,我是這麼特別,在這個人眼裡,我是特別的。我得到了別人得不到的愛。

 

但是,這場夢卻讓我看到,在這樣的關係裡,我感覺到的,其實是「不被尊重」,或者說,因為我的天生性格裡,有一種特別認真嚴肅的部分,所以,我其實並不適合這樣玩笑戲弄的表達,我需要被認真對待與受到尊重。

 

從夢裡即將醒來時,我的領悟是:原來我一直在感覺委屈與不被尊重的狀態下,進入一段關係。原來我想要的是,一種互相敬重的關係。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