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在占星讀書會上,我分享我如何紀錄自己的夢。我拿出光的課程的日記本,翻開其中一頁,用鉛筆雜亂寫著幾個關鍵字,我唸出筆跡潦草的關鍵字:「客戶很晚來,我的床,襪子,還用腳夾,我生氣」,別說聽我唸的人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現在,連我自己都不太確定這場夢的情節是什麼。

 

這些關鍵字,都是在半夜,從夢中醒來,在黑暗中用鉛筆速速記下來,好讓醒來時,能回想起半夜這場夢,並且把情節詳細記載下來。

 

通常,白天醒來,我會完全想不起做過什麼夢,連一滴滴也想不起來。我必須坐在電腦前方,安靜下來,拿出日記本,閱讀這些關鍵字,然後,這些關鍵字就會像一把一把鑰匙,打開一幅幅畫面,然後,整個夢就會回來了。

 

當時的分享,只是為了解決學員們提到,常常忘記夢的細節,或是甚至忘了自己做了什麼夢,於是分享了自己紀錄夢的經驗。

 

昨天,紀錄夢的經驗突然與占卜的感覺連結起來。

 

塔羅牌占卜,因為有許多神秘學理論,加上牌卡本身有系統性的結構,因此,我們可以使用各種理論架構來理解塔羅牌,或是根據某些規則來解牌。但是,朵琳系列的牌卡呢?那是完全沒有架構的,主要在於天使傳遞給我們的訊息。

 

我不禁思考,我使用大天使神諭卡時,我是根據什麼在解牌?

我仔細回想,我發現很像夢的經驗。

 

每一張牌卡上的標題、解說,就很像是我在半夜潦草紀錄在日記本上的關鍵字,那只是一個引子、一個引導我去連接上天使訊息的媒介,我會因此而湧現出許多文字或畫面,可以組成一個完整的訊息,傳遞給對方了解。

 

那些訊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像夢境中發生的事情,似乎非常真實,卻又難以捉摸。在使用天使卡占卜時,我差不多有那樣的心境。那些詞句似乎很真實,但是,如果我當下不讓自己沉入那種夢的氛圍,轉而用理智去思考時,我也無法很邏輯的說清楚,牌卡本身與我傳遞的訊息,究竟有什麼確切的關聯。或是,為什麼這張牌卡,我當下作那樣的解釋,以及為什麼這幾張牌卡,我會連結出那樣的情節。

 

即使是我自己寫在部落格上的占卜文字,我事後回來看,我都很疑惑:「為什麼我當時會想到要這樣解釋呢?」連我自己都不太了解,我有時候會覺得那些牌卡解釋很有創意、很有靈性、很動人,可是,也同時覺得說那些話的人不太像我,我應該說不出那些話才對。可是,當下卻很自然,很流暢。這種狀況,很像在夢裡時,對於夢中情節都覺得合情合理,事後從紀錄裡面看,就會疑惑這些情節到底是什麼邏輯?

 

紀錄夢,是使用關鍵字,去夢境的國度,把夢的情節提領出來。

使用朵琳系列的占卜卡,是使用占卜卡上的文字作為關鍵字,天使的圖像作為連接的橋樑,讓自己來到天使的國度,聆聽天使的訊息,並將訊息帶回到現實世界裡。

 

夢境的國度與天使的國度,相對於現實世界,是另一個不同的頻率,對於較沉重的現實世界來講,夢境的國度與天使的國度是一種較輕盈、較難以捉摸、很難掌握的世界。

 

因此,即使把夢境寫成文字,即使把天使訊息以語言傳遞出來,我心裡還是覺得恍惚、不踏實,如真似幻。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