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夢中,我看見我的父親腳受傷,好像纏著繃帶,必須用柺杖才能移動。

有一天,我發現我找不到我的父親,卻看見媽媽穿戴得很漂亮,化了妝,似乎準備出門去玩樂一樣。我感覺很不可思議,爸爸不是受傷在家嗎?妳還跑出去玩,那爸爸三餐怎麼辦?

 

我問:「你要出去?」

媽媽:「對啊!」

我問:「那爸爸怎麼辦?」

媽媽:「爸爸?他已經上船出海工作了啊?」

我感覺不可思議,他不是受傷嗎?腳那個樣子,怎麼可以走在船裡的甲板上呢?

媽媽:「沒問題啊!海浪上上下下,會讓甲板變得軟軟的,你爸爸的腳可以啦!」

我覺得未免太詭異了,怎麼會這樣啊!你怎麼會要求腳受傷的爸爸出海工作啊!

 

接著,轉進下一個夢。

 

Ps. 現實世界裡,爸爸確實是船員,是那種大型商船。但是,爸爸已經退休十幾年了。而且,夢裡的邏輯很好笑,因為海浪上上下下,甲板看起來就變得軟軟的,這根本是卡通裡才會出現的畫面啊!

 

(2)

 

我夢見我在日本,坐在計程車上。很慶幸我要去的那個地方,有一張圖片可以給計程車司機看,這樣萬一我語言交代不清楚,司機還是知道我要去哪裡。但是,那張圖片只是一個老師的照片而已,似乎那是個有名的老師,誰都知道要去哪裡找這位老師。

 

我來到老師家,有趣的是,我似乎是來學日文的。上完課之後,我必須付錢給老師,老師把紙鈔放在桌子上,用手觸摸著,這時我才發現老師是盲人,他看不見,但是,只要用手摸,就可以分辨紙鈔。夢裡老師自豪的說:「我可以分辨哪一張是古鈔,哪一張是現代紙鈔。」我突然有點困惑,我到底是來上日文課,或是來上錢幣紙鈔考古學?

 

下課後,我回到我的住處,似乎就是老師家隔壁。住在一起的室友們,是好幾位女生。其中一位女生,好像要去參加某個塔羅牌老師的講座,她問我:「因為你比較熟悉塔羅牌,我想問你那個老師說的是不是真的。那個老師說,馬賽塔羅是樸克牌的皇后,對嗎?」

 

夢裡,我一直在咀嚼著這句話「馬賽塔羅是樸克牌的皇后」,在夢裡,我似乎懂得這句話的意思,可是,又覺得邏輯不太通。那位女生室友說想去那位塔羅老師那裡買塔羅牌,如果我認為這句話是對的,她就要去買馬賽塔羅牌了。

 

但是,我很茫然,不知道要怎麼判斷對或錯,無法給出建議。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