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星在四宮處女座,與南北交點有四分相。代表在過去世,我已經在南北交的功課上努力過,但是,我可能跳過了某些步驟,某些功課,因此兩者都沒有完全經驗完畢,當時的演化功課也沒有完全做完。

 

沒做完的功課是什麼呢?南交射手七宮,守護星木星在一宮雙子,與北交一宮雙子合相。這個木星北交的合相,代表著在過去世,木星曾經直接協助過我,去實踐完成北交的功課。

 

這些位置與相位,為我描繪了一幅過去世的景象。

過去世的我,想來是個深入研究宗教、形上學,或是對某種專業的學問,曾深入研究過(南交射手),那時候的我,也曾經試著發表我在這些研究的個人看法(守護星木星雙子),但是,我似乎並沒有那麼肯定自己,我比較在意的是,別人的看法,別人對我的評價,或是別人對這些學問的意見。我似乎以一種「我是不是跟大家的意見一致」,來判斷我的意見是不是對的。

 

我追隨大師研究學問,但是,卻又不是那樣的全力以赴的追隨,因為心裡總是有一些疑問。那種追隨有點半調子,即使心裡有疑問,又不敢提出來,或是乾脆自立門戶,提出自己的意見。完全追隨,做不到,徹底叛離,也做不到。我渴望我的群體認同我的看法,可是,卻又不敢堅持自己的看法。

 

南北交的功課,在過去世裡,我沒有完全學習完畢,所以,到了這一生,我要繼續相同的課題。

 

以上對前世的想像,使我想起我這一世的狀態。

我記得剛開始學塔羅牌的時候,我寫解牌的文章,總喜歡根據書本上的句子來寫。雖然說,這是與我學習的方式有關,但是,內心底層其實是這樣想的:「我所寫的解釋,都是有根據的,是那些大師說,這個牌是這樣解,我可沒有胡說八道喔!我寫的感想,是根據這些解釋,寫出我自己的感觸,既然是我自己的感覺與感觸,就沒有對錯喔。所以,不能說我錯喔!」我依然跟著大師走,依然怕別人批評我的見解有問題。但是,我也一樣夾雜著自己的感觸,想要表達一些我自己的與眾不同,當然,是躲在大師背後默默表達。

 

南交的守護星木星落在雙子,提醒著我,你必須表達,必須說出自己的看法。你必須將南交學習到的所有形上學、哲學、宗教的看法,表達出來。即使,在這一世你無法做到深刻的表達,但是,至少你要說出來,你要樂於表達,樂於傳講你所知道的。

 

特別是,木星與北交合相。更代表南交的學習,必須在北交這裡應用出來。這個合相要求我,要將我所學習的事物,傳講出來,而且是用淺顯的方式(雙子),這個表達除了是教導別人之外,也是在表達我自己,確認我自己知道什麼,了解什麼,以及我確立我自己的看法與立場。

 

前世的我,是不敢堅持自己立場的(事實上,即使到現在,我也還在學習堅持自己立場)。而木星與北交暗示著我,我必須自己開創出自己的一套想,一套原則,一套哲學,並且,把它用大家都懂的方式說出來。

 

然而,冥王星四宮的恐懼,自然也非比尋常。如果我說我自己的看法,我會不會被群體隔離?會不會被評價為不好的?會不會沒有人認同我的想法?同一個圈子裡的人,會不會取笑我的意見?(冥王處女/南交射手)會不會引發爭吵?會不會我所說反而傷害了人?(由於南交射手,有一種自以為自己的理念才是最正確的那種心態,這種心態就容易刺傷人)

 

不過,在這裡北交的守護星透露了實踐的方式。

北交守護星水星,位於二宮巨蟹。於是,要達成北交的今生目的(什麼目的的?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將自己所學的,用自己的概念說出來,並且形成個人的學說、理念,勇敢的表達自己),就是以巨蟹的方式來溝通。什麼是巨蟹的方式?我不是去說服別人跟隨我的理念,我也不是要開創什麼新的理念,而是,我綜合我所學的一切,找到一條適合我個人使用的路徑,這條路徑是要用我的語言,去溫暖來到我周圍的人,或是當我表達我的理念時,我心裡懷抱的態度,不是與這個世界辯論,而是,期望我所寫的、我所說的,可以帶給人一點溫暖、一點理解、一點感動、一點把人從極度悲傷帶回尋常生活之中的力量。

 

我可以表達完整的自己,但是,表達的目的是為了愛。用我個人獨特的理念與看見,去表達我自己,而同時,這份表達也會給別人帶來溫暖。

 

前世的我,也許以為當我表達我的意見,當我的意見與別人不同時,就會使我與別人的關係出現問題,也會因為別人對我的評價,而有情緒上的波動。

 

而這一世我要學習的是,我的表達不需要得到全世界的人的認同。也許我所說的想法與概念,只適用於眼前這一個個案,並不適用於每一個人。但是,我必須理解,此時此刻是真實的。那個想要得到每一個人的認同的想法,才是虛幻的。

 

木星北交一宮,太陽也在一宮。因此,我要學習的是,自己認同自己,自己肯定自己。我知道我是誰,我知道我領悟了什麼,理解了什麼,學會了什麼。我知道我在想什麼,我要表達什麼。我在我自己裡面,自己給自己安全感,自己給自己肯定。不再依賴外界的肯定。

 

 

今生的目的,也就是我來到這裡,要使靈魂進化提升,所要做的事情。要透過冥王星所在宮位的對應點,以及對面的宮位來完成。

 

 

 

我的冥王星在四宮,因此,對應點在十宮。也就是說,我需要從四宮的底層裡,從渴望極大的安全感,渴望被接納中,去理解到,我可以自己接納自己,可以自己給自己安全感,可以自己肯定自己。

 

 

 

然後,我需要發展出獨立自主的自我認同,並且以這個面貌,去面對社會,去建立我自己的社會地位。建立社會地位的方法,是透過北交點在一宮雙子來達成。也就是說,我建立社會地位的方法,是發表我個人的看法,特別是關於木星管轄領域的事物,如宗教、哲學、思想、理想(因為木星與北交合相),並且使用溫馨、充滿愛的語言。

 

 

 

我要完成我今生的使命,我就必須從黑暗的底層,從地底爬出來,不再躲在傳統後面、躲在大師後面、躲在眾人後面,而是,我,隻身面對這個世界,並表達出我自己。

 

 

 

對我而言,要實現北交的今生使命,並不容易。

 

由於冥王星與南北交四分相,木星與北交合相,土星又與冥王天王對分,土星又是我月亮所在宮位的守護星。天王又與冥王星合相。於是,生命歷程不斷告訴我,我不能依賴周圍的人,這些人的肯定都不是我要的,生命不斷推我要往十宮走,但是,十宮的土星又常常使我猶豫不前,不斷告訴自己,我是做不到的。這個挫折也會帶來極大的情緒波動,我有表達自己的需求,卻又恐懼,又感到表達會帶來危險,同時也帶來情緒的起伏。

 

 

 

於是,我總是在這個大十字裡衝撞。

 

但是,也因為有這些衝撞,每一次衝撞都帶來很深的情緒震撼,對別人而言,沒什麼好說的小事情,我卻渴望細細描述所有的感受、情緒與領悟。結果,也實現了我想要表達的渴望。

 

 

 

我設計了一種比較辛苦的方式,來確立自己,表達自己,為自己建立社會地位。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