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接到電話時,我沒想到那會與粉紅色之光有關,但是,這星期的冥想中,不斷想到將要開始粉紅色之光那一天接到的那通電話。

 

電話中的人,說著自己過得有多不好,有多希望藉助我得到快樂。我心裡很清楚,只要我的態度稍微軟化,稍微不堅持,那麼這個人將會完全擺爛等我收拾他所有殘局。為了不要給自己帶來麻煩,我狠狠的罵了對方一頓,然後掛掉電話。我生氣的想,這個人都這個年紀了,卻還不肯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還要我來為他負責任,真是夠了。

 

但是,掛掉電話後,我有點心虛起來。如果那個人真的已經走投無路了,來找我求救,卻被我狠狠的罵了一場,又毫不留情的掛了電話,然後,他就轉身跳樓、臥軌或是開槍自殺,這怎麼辦呢?說不定,只要我好言相勸幾句,就可以挽救一條生命?(我心裡知道,這個人要的不只是好言相勸幾句,可能會糾纏不休許久。)

 

我突然害怕起來,我會不會害了一條性命?

這週的粉紅色之光,又不斷提到愛,我想,我是不是太沒有愛了?我是不是太殘忍了?

 

這兩天的粉紅色之光冥想中,這件事情總是不小心就浮現出來。

我心裡問著:「如果是耶穌你,你會怎麼做?」

我不知道接下來浮現的意念是來自哪裡,或只是我自己的思考,總之,冥想中接下來的意念是這樣回答的:

 

也許,你覺得自己太殘酷,特別是面對擺出弱者姿態或是受害者姿態的人時,好像不伸手相救,就是道德上有虧欠。你問我會怎麼做?你看看這個世界,如果我是你想像中那種大好人,這個世界上現在應該沒有戰爭,沒有燒殺擄掠,沒有橫暴奸詐,沒有貪官污吏,我應該不會任憑這些事情繼續發生。但是,你看,這個世界上依然如此不平靜,我顯然是個殘暴的上帝,我依舊任憑戰火四處蔓延。

 

然而,換個角度來說,也許我是個全然信任每個個別靈魂進展的神,我放手讓每個靈魂去盡情經歷,所有的悲苦哀愁憤恨喜悅,當他們掉進深淵時,我沒有伸手把他們撈起來。說起來,我似乎很殘忍,但是,我信任他們,也願意成就這些靈魂想要經驗從深淵爬出來的渴望。

 

那麼,你如何知道,狠狠的掛他電話,也是一個放手讓他經驗的機會?好吧!我知道,你認為你不可能像神那樣全知,知道什麼時候該放手,什麼時候該伸手搭救。那麼,就相信你的直覺,當下的你,感到厭惡、感到生氣、感到想要狠狠的罵一頓,那就這麼做吧!不管事後有什麼結果,都是各自的選擇所引導而來的結果,各自的業力各自承擔,沒有誰可以為誰負責任,也沒有誰可以為誰承擔業力。

 

你做了你該做的,對方有對方做選擇的自由,尊重對方,也尊重你自己當下的感受。

 

這樣就夠了。

 

冥想快結束時,我浮現了一個意念是:「抽一張天使卡,再做一點確認。」

 

我抽了一張,又忍不住抽了第二張。

img-140715215206-001  

第一張是Leadership,我看著畫面上的大天使加百列,她的神情有一種強悍的姿態,一種「我想要這麼做,我就這麼做」的感覺,由我來主導,而不是被人牽著走。我覺得天使對我說的是,這件事情確實需要使用強勢主導的力量,由你決定要或不要。

 

第二張是Nurture,同樣是大天使加百列的訊息,牌面上的意思是,當你滋養一個孩子時,你就是在滋養你的內在小孩。兩者對現在的你而言,都是很重要的。我覺得加百列要跟我說的是,遵循我內在小孩想要做的方式去做,即使我覺得狠罵對方一頓或掛人電話很沒禮貌,但是,那就是我內在小孩想做的,我從來不敢這樣任性,這一次我聽從了內在小孩的任信,那會再度滋養我自己,使自己更加放鬆,更加找回內在小孩,那個野性的,不曾被馴服的小孩,那種自由自在。

 

好吧!

我想,愛有很多種,我明白粉紅色之光說的,愛每一個人的靈魂。我了解每個人的靈魂都是美好的,我可以愛每一個人的靈魂,但是,當這個靈魂來到這個世界,開著一台暴衝的車子,可能會撞毀我的車子時,我選擇閃開或是大聲按喇叭,這應該算是明智之舉。我可以不愛那台暴衝的車子,但是,同時繼續以粉紅色之光的那種愛,愛著在後面駕駛那台暴衝車子的靈魂。

 

就這樣吧!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