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占星研究」讀書會第一次聚會,在7/13開始。由於本人得了一種「不做筆記會死的病」,因此不知不覺之間,又完成了第一次聚會進度的講義,發給了參與的其他三個人。

 

我覺得做講義或筆記,對我來講,是一種整理歸納的過程,是在自己裡面重新消化一遍,確認自己理解了多少的過程。這一次重新閱讀這本書,我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看懂這本書,也才明白這本書寫得有多好,有多清楚。

 

第一次閱讀時,忙著核對跟自己有關的行星位置與解釋,急著想要立刻明白自己的星盤,根本沒有心情每個字仔細研究。第二次閱讀,有試著想要真的弄懂占星,可是,還是沒辦法完整讀完,總是邊讀邊睡,到底讀進多少,實在很難說。到第三次閱讀時,才恍然有一種:啊!原來如此,說不定我也可以讀懂星盤了。不過,那只是錯覺,星盤拿到面前,還是一臉茫然,滿頭問號。

 

到了這一次,我才真的可以說,我每個字都讀了,也幾乎都讀懂了。也許是因為上了三階的占星課,加上不斷研究自己的星盤,已經不再只聚焦在自己的星盤上,加上又看過許多人的星盤,在閱讀時,腦袋裡有許多具體的星盤可以核對,因此,不管閱讀到哪個部分,都能讓我津津有味的細細研究與理解。

 

想起第一次閱讀時,十二星座都說不齊全,現在卻是整個星盤井然有序的在腦袋裡浮現。這次閱讀自然輕鬆許多,也容易上手的多。

 

聚會中,我心裡一直產生一股深深的感謝。

如果不是參與的這三個人的成全,我可能不會有機會這麼仔細與認真的重讀這本書,也沒有機會面對人講解占星基礎知識,即使短短三個小時,幾乎沒有辦法講完閱讀範圍內的所有細節,但是,我很高興我釐清了某些我以前閱讀時,看不懂的部分,我覺得我可以先把那些可能在閱讀時被卡住的地方,提出來說明,也許會讓參與的人,更容易理解與閱讀,而不會像我自己一個人奮鬥時那樣,不斷卡住。

 

在講解過程裡,臨場想出的一些比喻,事後自己想想,也覺得挺有趣的。參與讀書會的K詢問,假設某個行星在獅子座,獅子座旁邊是巨蟹座,那這個行星的能量不就也會被左右兩邊的星座影響嗎?比如說也會帶著巨蟹座的特質?

 

我們討論時,我說,當然,如果那顆行星非常接近於兩個星座的交界處,當然彼此的能量會互相影響,但是,你還是必須去看他究竟位在哪個星座,還是要以那個星座為主。至於那些根本離邊界很遠的行星,就更不用太在意於左右鄰居了。這就好像說,獅子家隔壁住著猴子,獅子也許常常看猴子吃香蕉,感覺吃香蕉好像是一件挺享受的事情,於是,也許他偶爾會拋開生肉,試著吃看看猴子掉在地上的香蕉,但是,你不能因為這樣就說他是猴子,他無論如何還是獅子,只是他偶爾會有類似猴子的行為而已。因此,你必須聚焦在這是一隻獅子,你必須用獅子的行為模式去解釋那一顆行星,而不是一直拿巨蟹的衣服要套在獅子身上。他或許只是一隻偶爾會橫著走走看的獅子而已。

 

早上,想到昨天臨時想到的這個比喻時,我又想到可以用另一個比喻,來討論雙子、處女與射手對於資料收集的行為方式。

 

雙子座很像圖書館的採購,只要他覺得有趣、感覺值得收藏的書,他就一口氣買下來,可能買了一卡車的書,有科學、文學、歷史、神秘學,整車載回圖書館。這些書他可能只看了封面,或是最前面的導讀,或是目錄。買回來後,就直接交給處女座,處女座開始分門別類,做上架的動作,但是,處女座一樣也可能只看了封面、目錄或導讀,不見得有深入研究。最後,有真的讀完一本書的人,或針對某個領域的書籍作深入研究的人,就是來圖書館寫論文的射手座了。

 

用比喻或故事來解說,是不是更能夠理解呢?書上說的很理論,也許我們讀著讀著很容易睡著,可是,如果把書上寫的那些特質,套用在現實生活裡,去想像這些象徵符號就像活生生的人時,會如何行動,那就有趣多了。

 

我非常期待下一次的聚會,因為我很好奇於,在聚會前的閱讀,又會產生什麼新的領悟與了解,在聚會中的解說,我又會想到什麼樣新奇的解說法來幫助我與大家理解。

 

總之,謝謝參與的三位,使我有機會重讀這本書,並練習分享占星知識。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