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我深切的,用我的心輪,體驗到什麼叫做「不掉進別人編的劇本裡」。

 

很久以前,我曾經與一位工作有關係的人大吵一架,吵架的原因是,我感覺那個人每次跟我說話,或與我協調事情時,說話的方式、語氣,都充滿了極端的不信任。好像總在指責我,是因為我的刁難、我的不合作、我的不協助,才導致他很多事情沒辦法完成。

 

像我這樣的人,平時與自己相處時,已經是極端緊張,即使戰戰兢兢的處理每件事情,還是會出現很多錯誤或意外,因此,我經常給自己很大壓力,要求自己務必完成被交代的事情。但是,壓力越大,錯誤越多,哈哈。

 

像這樣的人,被指責成不合作、不協助,會感到極大的傷害,我已經付出全部的心力在為對方工作了,卻還被誤會說我不做事情。指責我錯誤太多,我反而能接受,因為那是事實(哈哈,很誠實)。但是,指責我不盡心盡力,我就感到蒙受天大的冤枉。忍耐一次被指責、忍耐二次被指責,忍耐了幾年之後,那一次我就大爆炸了,我真的很放肆的責備對方對我的誤會,並且極力主張我不需要承受這種對待。

 

那一次,我感到我的心深深受傷,並且完全不想再跟那個人有任何聯繫。那時,我認為我的反擊是正確的,我不該這樣被人欺負,被人語言傷害或情緒傷害。

 

一直到這一次,我才發現,我上次的反擊,其實落入了對方編寫的劇本裡。

 

這一次,對象換了人,當這個人說出一些認定我「抱著某種心態」,一種很不好的、很取巧的心態,來與他處理事情,並似乎想要施壓令他屈服於我的要求時,我只是表示「你不需要……」,當對方叨叨絮絮的數落著時,我問我自己:「我是這樣的嗎?」答案:「我不是。他說的是他認定的我,但那不是真實的我。」既然不是我,就可以略過不管。

 

事後,我想,我還是要照顧一下自己,所以,我問自己:那個情緒是真的散去了嗎?還是我其實又習慣性的壓抑自己呢?

 

我發現,我的心,心輪那個地方,沒有塞住的感覺,也沒有淚水跑出來的感覺。我的感覺反而是,那個人所說的、所抱怨的,一直是他自己一手編出來的劇本,他用那個劇本在看世界,在看周圍的每個人,充滿了刺、不信任、不屑、不耐煩,那是他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是,每個人都有他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樣子的原因,每個人也有每個人看世界的不同鏡片,我願意接受每個人的不同世界。而我的世界,是隨時都願意敞開心與人談心,我也願意深深的去關心每個來到我面前的人,不管是我靈性工作的個案,或工作中遇到的人,只要開口,我都願意提供協助。我內在的天真,願意相信每個人基本上都是良善的。我喜歡待在這樣的世界裡,一個巨蟹的世界。

 

我看清了對方在演的那齣戲之後,我就轉身退開,雖然有略略受了點小傷,哎,難免不小心,可是,我仔細觀看了我的心輪,真的,沒有留下什麼痕跡。而且,很高興於,後續的工作順利完成,後續的人都很支持我。也覺得這是個不錯的練習機會。

 

事後回想,為什麼一件小小的事情,要塞進那麼多情緒,然後想的那麼複雜呢?很慶幸,我現在越來越簡單了,我的心的結構,越來越透明,越來越不用壓縮很多情緒在裡面了。

 

或許,這是紅寶石之光的禮物?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