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兩個男子一起,走到一輛汽車旁邊,那輛車子有點黑黑的,像是放在修車廠裡,車體表面有灰塵。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好像是要來洗車。

 

兩個男子提了一桶水,打開駕駛座旁車門,一個男子坐進駕駛座,並沒有要動手洗車的感覺。我拿抹布在水桶裡,擰乾了水,開始擦拭後車廂箱蓋表面。來回擦拭一遍,沒辦法擦拭乾淨,表面看見一條一條的灰塵痕跡。我再去水桶裡搓洗一次抹布,擰乾水,再擦拭第二遍。第二遍還是一樣,看見擦拭過的水痕,但是,一條條的灰塵痕跡還是存在。

 

這時候,第三個男子往我右手方向走來。前面那兩個男子似乎就是在等這位男子,他們三個人似乎要騎車到某個遠方去旅行。我知道我沒有要跟他們一起去,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完全忘記洗車這件事情,我跟著三個男子離開,正要離開這間修車廠時,我才想到,車鑰匙沒拔起來,心裡感覺這輛車是我的,要求其中一個男子去幫我拿回車鑰匙,也要求把車門關好。

 

畫面立刻轉換到一個小小的木屋裡面,木屋的窗戶、門都鑲著玻璃。我感覺我是在三位男子離開遠行之後,剩下我一個人,留在這間木屋裡。我坐在木屋的木質地板上,想著要如何設計整個空間、擺設,好像我是要在這裡開一間小店。

 

我想著:我應該弄一塊原木木板,上面寫上營業項目「花精諮商」,掛在門口的牆上,感覺很有質感。又想著,只寫一個項目好像太單薄了,應該把其他項目也寫上去,比方說塔羅占卜、星盤解讀等等。接著想,該不該把價錢也列上去呢?夢中的我,總覺得價錢寫在招牌上很醜,應該要進門來談過後,再來說價格才對。

 

夢裡還盤算著,這塊木質招牌可以去阿邦登夏借機器裁切,自己DIY完成。夢裡還看見自己用電燒筆在木頭上寫著「花」這個字,自己跟自己討論著,怎麼寫才好看,或是不如隨性寫,表現自己的獨特性。

 

夢,就在這裡醒了。

不太明白這個夢的意義,現實世界中,我那輛汽車已經報廢處理,我已經沒有車子了,每天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車。

現實世界的我,確實渴望有一間工作室,可以安靜不受打擾的作個案、開課。卻沒想到夢裡看起來那麼真實,而且,我好喜歡夢中小木屋的感覺,以及舊式木框的窗戶、那整片玻璃帶木框的門。

 

如果這個夢,可以實現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