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我與一對母子走在一起。小孩走在前方,我與那位母親並肩走著。當時正在下雨,我看著走在前方的孩子,走在滴著雨滴的屋簷下,其實,我並沒有真的看見孩子,我只是感覺孩子走在那裡,我實際只看到空空蕩蕩的屋簷下走廊與從屋簷滴落的雨滴。

 

孩子走走跳跳,很自豪的說:「我媽媽超級利害的喔!在那邊,有三個彩妝師在為她做造型,化妝,旁邊還有一個人在陪伴。他們都對我媽媽好客氣、好尊重喔!」

 

夢中的我,完全沒去想這個媽媽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或是為什麼我會跟他們走在一起。我也沒有實際上看到這個媽媽的長相,只是感覺她跟我一起走,而且,感覺是個謙和的女子。

 

我們來到一間房子裡,裡面有一張長方形的木桌,小孩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我與一位男性老者面對面坐著,我的右手邊是剛才那位母親,左手邊是另一位女子。

 

左手邊的女子介紹著桌上兩個紙箱,一個紙箱已經打開,一個還沒開。女子說,這是我家傳下來的酒,是我的爸爸留下來的。我探頭看紙箱裡,是圓形瓷器甕,瓷器是白底藍花,很有古意。

 

老者提議,那就來喝吧!

左手邊女子也同意,就說,先開那瓶已經開了箱的吧!

老者拿了喝烈酒用的那種透明玻璃的一口杯出來,抱起瓷甕,先為我右手邊那位母親倒了一杯,再為我左手邊的女子倒酒,接著為我倒酒,最後為他自己倒了一杯。

 

在他倒酒的同時,有幾位男子經過我們桌邊,露出有點驚訝、有點訕笑的表情看著我們,好像在說,這些女生怎麼能喝這麼烈的酒?不過,那群男子瞬間就不見了。

 

老者對著我舉杯,左右兩邊的女子也同時舉杯,我也跟著舉杯。

我看到左手邊那位女子,立刻飲下半杯,我猶豫著我該一口飲盡,或是喝個半杯就好?我決定向左手邊那位女子看齊,先喝半杯。

 

半杯下肚,我發現那透明帶著混濁狀的酒,喝起來很烈,但是有一點甜味,很像印象中的原住民小米酒。我覺得很好喝,很想繼續把剩下的半杯一飲而盡,正在猶豫自己是不是可以自顧自的一直喝酒時,就突然整個大清醒。

 

就這樣從夢中醒來,辜負了一罈好酒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