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與我有點熟,又不算太熟的人,在跟我協調一件事情時,突然發出一種不太高興的口氣,似乎責怪我怎麼把事情推到他身上。我立刻沉默下來,趕緊想:「如果他不幫忙,那我下一歩該做什麼?」嘴巴上立刻說:「好,那我自己處理。」我相信我的緊張與感覺自己又惹到別人那種嚴肅而憂心的氣氛,清楚傳達到對方身上。

 

對方突然笑出來說:「我只是在測試你的幽默感,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硬梆梆,緊繃成這樣?放鬆一點,人生就是要快樂嘛!」然而,對方說這種話反而讓我更緊繃,甚至生起悶氣來,可是,我理智上知道,這個人說的對,我雖然很想也玩世不恭的鬼扯幾句,讓氣氛放鬆下來,但是,我嘴巴說出的話卻是:「我這人就是沒什麼幽默感啊!」這麼說是想要嘲諷自己,可是,說真的,我現在回想起來,更像是在跟對方爭吵。

 

直到剛才,我發現最讓我感覺很「刺」的是,被評論為「硬梆梆,緊繃」。當然,學習了這麼多課程,自己也不斷修煉之後,我是很清楚自己容易情緒緊張,但是,這裡說的「緊繃」所聯結的是「沒有幽默感」、「沒有彈性」、「身段不柔軟」等等。

 

這使我想起我的命盤結構。

 

我的上升與太陽都在雙子,月亮在魔羯。

我渴望別人看到的我,是雙子的我,那個活潑、說話幽默、凡事都不會太放在心上、瀟灑、愛玩、走到哪裡都有交不玩的朋友、說不完的話題。我希望別人看見的是這樣的我。即使我還沒辦法變成這個樣子,我也希望我對外的那張面具,至少看起來像這樣。而遇到這樣的人,我也會有眼睛一亮的感覺。

 

而那個緊張的月亮魔羯,是藏在內心深處,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雖然說,現在有許多人知道,我的占星老師、我的同學們,沒有人不知道我是很緊繃的,只不過我想他們大概也是理智上知道,從星盤上知道,可是,從我外在的表現看起來,我實在很像遇到什麼都不會緊張、也不太在乎的樣子。

 

我不希望有人看見那個膽小、脆弱、一點點超出框架與規則的事情就會崩潰、不敢冒險、凡事無法變通,想好要怎麼做,就只能那麼做,沒得商量,我覺得這月亮魔羯的我,根本是一場災難。

 

而太陽雙子是我的英雄,是我渴望成為的樣子。

剛巧我的上升又在雙子,於是,當我還沒成為英雄以前,我戴上英雄的面具,假裝我是英雄,每當有人戳破這張面具,發現我根本不是英雄,我只是那個膽小如鼠的月亮魔羯時,我會感到無地自容,不知道怎麼解釋我的跼促不安。

 

我感到自己,就像是本來坐在英雄寶座上,卻突然被人揭穿說我不是英雄,摘掉我的面具,脫下我的英雄袍子,直接把我從英雄殿的大門丟了出來,然後,躺在路邊哀哀哭泣,這時候,勢必要下一場滂沱大雨,才能更襯托出那種悲慘。

 

像這樣的人,很容易突然抓狂。

因為大家會以為我開玩笑的尺度有100分,但是,事實上我的尺度是()100。於是,我的半生就在我要勉強承接100的玩笑與幽默中度過,自然是很疲倦、壓力很大,而且傷痕累累,甚至其中充滿了憤怒。

 

今天,看見了,實際上,根本開不起玩笑的自己。

 

在今天這個時間點讓我看見,顯然與光的課程二階的紫色之光有關。嗯,隱藏許久的痛苦與憤怒。我不知道我如何去超越我自己設計的這種本質,希望在紫色之光剩餘的五天裡,我能多多少少有一點點領悟。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