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很可愛的片子。

很誇張而具體的呈現出,當我們那個還沒長大的、躲在我們心裡那個受傷的小孩,成為父母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片中的爸爸小時候的失落是,我從來不曾是我父親眼中,那種很會踢足球的運動英雄,我從來得不到父親的關注,因為我運動不夠好,無法在運動場上有優異表現,所以我的爸爸才會從來不來場上看我比賽。

 

現在我長大了,我渴望得到爸爸的認同的想法,依然深植在內心裡。我無法再回到小時候,重新上場比賽來得到爸爸的認同了,但是,沒關係,你看看,我的小孩加入球隊了,我的小孩一定會讓你刮目相看的。

 

而爸爸的爸爸似乎有話要說,似乎想解釋什麼,可是這位爸爸根本聽不進去。我可以想像,在那個老爸爸當時的現實狀況也許是,我很願意支持我的孩子,我也去觀看過幾次比賽,但是,我也必須去工作賺錢,並不能每次都到場。另一方面,我的裡面也有個受傷的小孩,這個小孩或許不那麼有勇氣面對自己小孩一再的挫敗。

 

片中的媽媽那個受傷的小女孩是,從小被拿來跟自己的姐姐比較,音樂很拿手的姐姐,可以藉著音樂上的成就申請到好的學校。而會畫畫的她總是被看的一文不值,就像很多人說的,畫畫能當飯吃嗎?可以為你申請到好的大學嗎?沒看到很多藝術家窮困潦倒嗎?於是,她總是覺得自己不如姐姐,加上自己是一點音樂天份都沒有,更是覺得跟姐姐差異很大。

 

更糟糕的是,姐姐的小孩也超級優秀,當姐姐講著家裡小孩的事情時,這個媽媽就重複經驗著小時候的受傷經驗,不斷痛苦。

 

媽媽與爸爸的表現方式相反。

爸爸明明看見孩子沒有踢足球的天份,倒是在場邊幫忙倒水服務大家做的很好。可是,爸爸不斷努力訓練孩子,渴望孩子完成他做不到的事情:成為足球高手。這是比較侵略性的方式,逼迫孩子的方式。

 

而媽媽的方式則是自卑的方式,當姐姐明擺著要讓她出糗,邀請她的孩子提摩西出場表演音樂時,她的反應是,我們趕緊偷偷溜回家吧!內在的聲音是:從小到大,我都輸給姐姐,我現在也不可能表現的比她好,與其又被嘲笑,不如趕緊躲起來,不要表現。

但是,這部片子的安排很巧妙。

爸爸知道自己沒有運動天份,因此許願時,只希望這個孩子可以至少踢進一顆關鍵的制勝球就好。媽媽也了解自己沒有音樂天份,許願時,只希望這個孩子至少有點Rock(搖滾)魂。

 

於是,這個孩子真的踢進了一顆制勝球,只是踢錯了球框,造成了對手獲勝。然而,我發現這樣的劇情安排真好,因為這給了這個爸爸一個空間,發現即使孩子沒有成為英雄,我依然深愛著這個孩子。或許,這會給爸爸一個反思,也許我的爸爸並沒有像我想像的那麼不愛我。或許,這個過程會為他受傷的內在小孩,獲得一次療癒的機會。

 

而媽媽呢?在她預期會出糗的表演上,她的孩子提摩西毫不懼怕的走上台去,摸摸鋼琴,撥撥小提琴琴弦,這些動作都讓媽媽嚇死了,台下的姐姐也露出不屑的表情,她不斷想把小孩拉下台來。然而,小孩的表現出乎意料之外,他用敲擊樂器打出了Rock的節奏。

 

在音樂方面,內在小孩沒受過傷的爸爸,率先衝上台去跟小孩合唱,這時,媽媽才跟著上去B-BOX,一家人玩的很開心,也令所有人驚艷。或許,這一次的經驗會讓媽媽發現,原來不管是音樂或是畫畫,都是拿來享受的,不是拿來比較的。如果我在其中得到快樂,那就是這件事情最重要的目的,而不是這些事情會達到的效益或實質利益。或許,這也療癒了媽媽那個受傷的內在小女孩。

 

在看這部片子時,我思考著:原來小孩真的是上天派來的天使,孩子把小小的我重新放在我面前,當我去理解聆聽我的小孩時,我其實就是在聆聽我受傷的內在小孩。當我做出行動去支持我的小孩時,我就是在支持我受傷的內在小孩。當我受傷的內在小孩被療癒的夠多,我與我的孩子的關係就更加親密。如果我不去照顧我的內在小孩,我就會做出更多事情,把我的小孩排拒在外。因此,小孩是上天派來,協助我們療癒自己的天使。

 

我真的覺得這部片子很清楚的描述了,什麼是純淨的孩子、沒有受傷的小孩,那就是片中的小孩 -  提摩西。

 

我想,這部片子很適合每一個想當父母的人,作為行前參考。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