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觀察冥王星的行運時,很驚訝的發現時間點是那樣切合。

行運冥王星在199712月進入我的七宮,非常清楚就是要來轉化我在伴侶關係上的課題。

 

時間倒回去1997年,那是我相當痛苦的一段時間,與前夫明明住在同一棟房子裡,一個禮拜卻幾乎見不到一次面或說不到一句話,幾乎陌生到真的像路人。我白天上班,晚上回來帶小孩,一旦遇見前夫,就是爭吵到第二天上班幾乎整個昏睡。到了1998年春天,我放棄爭吵,下定決心離開。

 

冥王星在2008年12月離開我的七宮,進入八宮。這個時間點,非常的切合現實的狀況,我的離婚判決正是在2008年底正式宣判,2009年一月收到判決書。進入八宮之後,我立刻整個沉浸在神秘學的研究裡面(我是在2009年2月拿到我的第一副塔羅牌與第一本塔羅書),想來是因為冥王星一進入八宮,就先與我本命的水星對分,暗示著我整個投入神秘學的知識與思想的吸收。由於是冥王星進入八宮,那股投入的狂熱,自然不是一般行星可以比擬,幾乎是全然的入迷,那種入迷的程度是不管多難啃的書,我都充滿耐心的啃下去,連我自己都很驚訝,我幾時可以這樣專注的閱讀這些理論的書籍?除了寫得很精采的小說,可以讓我這樣入迷之外,實在很難想像我會被這些枯燥的書吸引。

 

雖然八宮的課題還包括親密關係、性、死亡、遺產等等,但是,我在這次的冥王星進入八宮,主題都在神秘學(以及我的陰影)。

 

回頭來講冥王星進入七宮。

由於我七宮的對面有木星、北交點與太陽,因此,當行運冥王星進入我的七宮時,就會接連與木星、北交、太陽對分,當然,同時也會與南交合相。

 

當冥王星進入七宮之後,第一個會先與木星對分。剛分居時,我確實在思考著很多觀念上的問題,比如,我這樣做,是對的嗎?這個婚姻弄到這個地步,真的是對方的錯嗎?我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嗎?一般社會對於我這樣的狀況,會有什麼樣的批評?對小孩而言,這是幸福或不幸?究竟是真的維持一個表面上的完整家庭好?還是單親也可以過的好?是不是因為我這個人的問題,而無法維持一段關係?那我該怎麼改變,才能幸福?我到底要的是什麼樣的關係?

 

在與木星對分的同時,也與北交對分,與南交合相。冥王星在這裡,瓦解了我對伴侶的依賴,對家庭的依賴,要我自己為自己負起責任。過去世的我,顯然依賴著家族、伴侶、家人,即使這樣的依賴,並沒有帶給我好處,很可能累世都有一些問題發生,但是,我擺脫不了那樣的慣性。在這一世,此時此刻,冥王星瓦解了我的依賴,讓我嘗試著獨立自主,嘗試著把我往北交所在的一宮推進。

 

接下來,行運冥王星與我一宮的太陽對分,我漸漸發現,原來即使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也能活下來,也能撐起一個家,也能把小孩養大。原來我竟然是這麼有力量的人,我會的事情其實很多,並不是我想像中那樣的無能與軟弱。行運冥王星毀掉我的七宮,卻讓我看見我的一宮。

 

我開始展現我自己。

從冥王星進入八宮之後,我藉著神秘學上的收穫,去展現我自己。

我不只可以好好在地球上過好物質的生活,我還有能力修煉我自己的靈魂。進入八宮這段期間,我不只是沉入神秘學之中,也因為塔羅牌的提醒,使我一再進入我自己的陰影裡,不斷面對,不斷超越,雖然辛苦,卻很慶幸我經驗過。現在回想過去這幾年,我其實有一種掉進地獄裡,漸漸爬上來的感覺。

 

我想,冥王星在七宮的十年,是我靈性上的幼幼班,到了八宮,我開始上小班,直到脫離八宮,大約要13年時間,接著就會進入九宮,那時候,也許可以進入小學階段吧?那時候,也許有更多更成熟的東西,可以在九宮重新組合與建構。

 

從這些回顧裡,我看見自己成長的軌跡。發現即使在最黑暗的時刻,都蘊含著豐碩的果實。

 

如果沒有婚姻的失敗,我就看不見我自己的力量。

如果沒有面對自己的陰影,我就沒有辦法獲得為人諮商的能力。

雖然每一個課題,都花費很多年時間去經驗,但是,值得。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