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的畫著每一個線條,心裡也沒想過,這些線條到底要變成一幅什麼樣的圖畫,只是想順著那條線繼續畫下去,就畫了,想畫圓圈,也就畫了。漸漸漸漸的,一整張紙被畫滿,然後,感覺自己已經心滿意足,不想繼續畫了,就放下筆,這時才有機會看一下,到底自己畫了一張什麼樣的圖。

 

然後,會很驚訝的發現,我不過是不斷重複一些相似的曲線,或是相同的幾何圖形,結果整張圖看起來似乎很美。說那張圖是否有表達什麼意境或意義,我自己也說不上來,但是,就是很喜歡那單純的線條營造出來的整體感覺。

 

我突然發現,這不就是在講人生嗎?

站在每一個當下,我們可能重複做很多相同的事情,走好幾次相同的路線,但是,當然,我們不可能很精準的每次都一模一樣。我們也不知道,究竟每天彈DoReMiFa,撥著相同的幾根弦,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一天可以談出愛的羅曼史?然而,真的就是這些簡單的重複,織就出我們的人生。

 

當然,與偉大的人物比起來,我們回頭看自己的人生,確實也看不出什麼意義來。就好像把我的禪繞圖,拿到梵谷的星空旁邊一比,就會覺得,唉,幸好梵谷不是我朋友,不然我會太自卑,想畫個禪繞都要躲在衣櫥裡畫了。

 

但是,當我只是畫,只是單純欣賞我自己,我就覺得好美,好開心。光是這樣的專注畫畫,並且不去管評價,不管意義,不管表現手法,只管按照自己的速度、圖紋去畫,就感受到單純的快樂。

 

在畫禪繞的時候,因為不考慮意義、表現手法、畫面編排,就是且走且畫,那種感覺很像是讓自己毫不設防的從筆尖溜了出來,每一條線表達的就是我,就只是我,「我」就是全部的意義,就是在肉體後面那個永恆的靈魂。

 

當我發現,原來禪繞畫表達的就是「我」,我的創造力、我的流動、我的能量。於是,我才了解到,當我畫完,滿心喜悅的贊賞我自己的畫時,就是在讚賞「我」。在生活中,我不就應該像這樣欣賞稱讚自己嗎?就算我不是偉人,不是最能幹的人,文章寫的沒有什麼曹雪芹、川端康成利害,但是,我以我所擁有的一切天賦,創造了現在的我以及我所擁有的一切,我就該像欣賞我的禪繞畫那樣,欣賞我自己,感謝自己創造了自己所能為自己所做的最理想狀態。

 

於是,從欣賞自己的禪繞畫,突然懂了如何去欣賞自已。

 禪繞7  

在畫這張圖之前,我想到以前一位畫畫老師說過,他說,大人都很沒創造力,一說到畫樹,就是畫糖果樹,因為小時候被這樣教,然後一輩子也改不過來了。

 

可是,我仔細想我看過的樹,說真的,遠遠看,用一種朦朧的方式,不太計較細節的方式去看,真的不管什麼樹都很像糖果樹啊!也許我小時候對樹的印象,就是這種形狀,我為什麼就不能畫糖果樹?

 

帶著一點點賭氣,硬是畫了糖果樹的曲線。

一邊畫,我心裡一邊跟以前的老師對話:我就是想要畫糖果樹,我印象中的樹就是糖果形狀,而且,反正我畫的東西也不一定非要是這個世界存在的東西,在我的世界裡,就是有一棵糖果樹,裡面有一堆彼此長的有點像又不太像的樹葉、花、果實。這就是我的世界。

 

畫完,很滿意,簡直有一種實現夢想的感覺。

衝破被批評的限制,竟然是這樣需要勇氣,而衝破之後的快樂,竟然這麼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