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夢見有人要幫我介紹結婚對象,我來到一個飯店大廳裡,陪我來的家人親戚與對方的人都在餐桌上聚餐談話。我心裡總覺得這場婚姻,很像是家人謀劃好,為了某種他們的利益,要逼我做政治聯姻。

 

我心裡有很多不情願,因此不願意到餐桌上。我躺在大廳的地板上,兩手抱胸,從大廳的這一頭滾到另一頭。一直滾來滾去,滾來滾去。被介紹的對象,也就是那位男性,也沒有參與餐桌上的會議,他就站在我身邊,看著我滾來滾去。他帶著很大的耐心,似乎跟我說:「既然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就不用管他們,自己聊聊吧!」

 

有一些畫面快速播放,使我知道了這個男人的家裡是賣水餃或是鍋貼,原本在爸爸手上已經快要不行,後來因為這個男人的眼光,擴展到某些意想不到的地點 (好像是先免費提供給那些地方,去招待一些貴賓,後來這些貴賓吃了好吃,就請這些地方幫忙訂購,後來名氣大了,做到幾乎來不及賣),於是,他賺了很多錢,做出了很大的事業。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成為在他們家一起包水餃的人,我知道他已經成為我的丈夫,可是,我一邊包水餃,心裡還是有點不太舒服的想:「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人,他們是包水餃的人,我是個知識份子,是坐辦公室的,現在卻變成包水餃的,我們的身分差那麼多。」

 

這時候,夢裡有個聲音說:「看人不要只看表面。」

 

接著轉到另一個畫面,我又躺在地上滾來滾去了。但是,這一次我是躺在草地上,雙手打開,在草地上這一頭滾到另一頭,而且當我滾到開心了,仰躺在草地上休息的時候,我看見我自己的臉:我竟然是一個黑色皮膚、厚嘴唇、把長髮編成許多條細細辮子的黑人女孩。

 

夢就結束了。

 

我覺得這個夢是在說,過去我一直在抗拒接受我的陽性能量,但是,現在,我已經與我內在的陽性能量結合了(與男人結婚),只是我還不習慣這樣的我(心裡覺得兩人身分不配)。而且,我一直不知道我內在的野性女人(黑人女孩)已經覺醒,我已經在展現我的野性能量,只是我一直不知道我有這個面貌,或是一直沒有去看見,在夢裡,當鏡頭轉向草地上女孩,並給出特寫,我看見那個黑人女孩時,我才恍然大悟的想:「原來我是黑人。」原來我不是我一直以來以為的那個我。

2/6 補記:

 

下午去菜市場補買一些蔬菜,走路回家路上,竟然迎面看見一個厚嘴唇的女孩子,就像夢中看到的那個我,身高大約跟我一樣高,皮膚是那種古銅黑,我觀看他的五官與頭髮,特別是捲髮及厚嘴唇,我想他一定有黑人血統,只是可能混到黃種人,所以膚色沒有全黑。那個女孩,真的長的好好看。

 

最近因為在上Claire老師的線上占星課,正在談夢與同時性,沒想到我親身經驗了同時性的發生。

 

星期二老師才諮商了我,談到我的凱龍創傷,沒想到的是,星期三,我就經驗了我凱龍創傷類型的事件,那種心痛與傷心,真的很像動物躲在洞穴裡哀嚎著傷口,沒辦法把自己拉出來。不過,這就是我一生的痛腳,一碰到,就是痛徹心扉,除了接受與面對,沒有第二條路。

 

我只能說,同時性真是讓人…….唉唉,啞口無言。

學占星與塔羅,最有趣的就在於,每個階段都會發生同時性的事件,讓我的學習…..唉唉,刻骨銘心。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