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or of Soul Cards: Deborah Koff-Chapin

 

Picture from Web site: http://www.touchdrawing.com

 

每一次,都有一個不同的我,從水深處浮現出來。
那是一張一張不同的臉,不同面向的我,有的我充滿了恐懼,有的我充滿了自卑,有的我充滿了批判。
有時候,同樣的恐懼臉孔,在不同的時刻浮現,但是,在每一張恐懼的臉孔之間,似乎又有一些些微的差異,一些與上一次出現的恐懼臉孔,稍微不同的地方。有時候,以為第一張臉孔已經夠令人驚嚇了,以為不可能再有更高等級的驚嚇了,卻沒想到隔了一段時間後,出現的另一張類似的臉,同樣令我嚇破膽。

我幾乎可以希望不要再看見,如果沒有看見,就等於沒有這些臉孔的存在,那該有多好…….我心裡,暗暗的這樣祈禱著,然而,即使假裝沒看到,驚嚇依然存在,心,依然被嚇的鼕鼕亂跳,臉頰緊繃,腦袋胡思亂想,整個人落入那些驚嚇裡,完全遺忘要處理眼前恐懼的源頭。

生命對於我,就像是走在鬼屋裡探險一樣,而且,是真的會遇到鬼,真的會有許多陷阱,真的會讓自己傷痕累累,真的會摔的滿地泥濘,就是那樣的一座鬼屋。從一打開鬼屋的門,我就知道,裡面鬼影幢幢,隨時都可能遭遇危險,而且,我就是知道,一定會被嚇到心臟病發作。

當我走在鬼屋裡面,我真的覺得一切都是真的,雖然我自己也知道,這只是一場遊戲,我總會走到出口,然後,會看到一片陽光大好,但是,我依然感覺我自己的心臟無法負荷這一切。

甚至,在鬼屋裡的時候,我拼命的希望,我從一開始,就沒有答應參加這場遊戲。我很希望可以折回頭,回到路口,但是,已經到了半路了,回去與往前走,都一樣可怕。

 

那一張張臉孔,就像在鬼屋裡隨時從暗處衝出來偷襲或嚇人的可怕鬼怪,我不知道接下來會是哪一張臉孔,也不知道我到底該如何面對或處理這些臉孔,只要我沒有去面對,我沒有去採取行動,這些臉孔就會一直在那裡,更糟糕的是,萬一這張臉孔停的夠久,久到下一張臉孔也出現了,我就必須面對兩張可怕的臉孔。

 

糟糕的是,即使閉上眼睛,依然無法逃離。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