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被我流彈波及的人,很擔心的來找我小談一下(因為以我陽光正向的形象,突然大爆發,這實在令一般人相當擔心),因此,我一直思考著,要如何解釋,才能讓那些與啦啦隊成員(典故請參考Facebook留言)截然不同特質的人,可以理解進入黑暗的必要。

 

決定先抽一張靈魂卡,激發一下我的靈感,我心裡默禱著:給我一張解釋進入黑洞之必要的圖卡。沒想到,上天的回應真是又準又快,你看看這張圖,是不是某種程度表達了波賽鳳進入地底世界的象徵?

 

接著,啦啦隊成員慧雯發了一個Facebook連結給我,那是一段「變異三王星」的書摘,我覺得也超級適合拿來解釋進入黑暗洞穴的狀況,但是,因為「變異三王星」這本書,光是看到三王星,就覺得應該是很困難的占星書,所以我一直擺在書架上,沒有翻開過,也不知道這段書摘到底出自哪裡,我很想看一下全文。

 

拿出書,再度使出殺手鐗默禱,我說,如果真的要讓我寫這個主題,請讓我能夠一翻就翻到那個故事。結果,當然是隨手一翻,就看到了埃芮殊奇高這個名字。

 

事到如今,似乎顯得箭在弦上,不寫不行。

不過,這又不禁讓我感覺大天使拉吉爾這位白髮老先生,似乎緊緊跟在我身邊,這位非常樂於提升我們的直覺感應力的老先生,讓我這麼輕易抽到我要的牌卡,翻到我要看的書頁,似乎不斷在向我證明,這次的劇本真是他寫的,而且,劇情發展方向,也許完全推翻我的陰暗想像。我似乎隱約可以知道,那張詭異笑容的背後,我的這位守護天使拉吉爾想對我說什麼了。

 

跳一下,開始來談黑暗洞穴。

「變異三王星」書中提到的故事,是關於埃芮殊奇高與伊南娜這對姊妹的故事。埃芮殊奇高居住在冥府之中,是個女冥王。因為埃芮殊奇高的丈夫過世,住在光明世界的天界女王伊南娜前往冥府,想去陪伴埃芮殊奇高。

 

  1. 1.      經過七扇門,脫下所有外在的認同。面對自己的黑影。

 

伊南娜來到冥府,卻無法直接進入,必須經過七扇門,每經過一扇門,伊南那就會被要求脫下一些東西,像是珠寶或衣服等等。

 

我覺得這象徵著,當我們要進入最深最底層的內在時,我們必須放下所有外在的認同。比如說,我必須脫掉「陽光正向的形象」這件外衣,所謂的脫掉,也就是,我展現出陰暗負面的形象。我必須拿掉「塔羅牌老師」頭銜,也就是說,一個老師顯然是個引導人的角色,但是,現在我願意顯露出迷惘與不知所措,甚至是等待人引導的姿態。我還要脫掉「我是個情緒穩定的人」這個虛假的裝飾品,將我內在情緒的波濤洶湧表達出來。

 

當一件一件外在的認同都脫掉,我將會成為赤裸的。

我們常常為了獲得穩定的人際關係,因此,很多對人的生氣不敢發作。為了工作順暢,我們極盡婉轉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是心裡其實已經狂飆三字經。但是,我們不敢把真實的情緒,顯現出來,甚至也不敢讓人知道,我,其實是個脾氣暴躁、小心眼、愛忌妒、佔有慾強烈、容易生氣、思想極盡負面悲觀等等等等的人。

 

但是,進入地底世界,就是要人去面對,你內在真實的黑暗。

也許有人會覺得,為什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如果這些情緒都很安全的被鎖在地底深處,為什麼一定要去挖出來?

 

這就是宇宙規則神秘的地方,沒有進入地底去面對這些黑暗,就無法超越這些黑暗。我們就是必須進入地底,讓「我」徹底死亡,才有可能誕生。但是,這個運作方式很神秘,就像變異三王星裡說的:「埃芮殊奇高是一個女神,即使是一個黑暗的女神,但也依舊是女神,一個更高的律法透過祂而運作,而到了最號她也仍然需要被尊崇為生命的一部分。被剝下身分和連結固然不會讓人感到愉快,甚至會讓人感覺被詛咒多於覺得這是神明的運作,而不管這有多難讓人理解,埃芮殊奇高都像冥王一樣為著更高的目標行事,然而,該目標的本質並不是總能讓人一目了然的。」

 

而且,這些黑暗如果一直鎖在地底深處,表面上我們以為很安全,好像我們從來不曾有過黑暗一樣,但是,這些黑暗陰影並不是沒有在運作,他們會在潛意識中運作,也因此,我們才會有一些說不出原因的恐懼、憤怒、傷心,並且會因為潛意識的運作,使我們不知不覺間做出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會這樣的行為。甚至有些行為是我們已經去做了,卻渾然不覺已經做了那些行為。

 

而進入地底世界,是一個覺知陰影面的過程。是地海故事中,大法師格得轉身面對的那個黑影。

 

  1. 2.      接納任何一個進入黑暗的需要

二位送葬者與埃芮殊奇高的對話,令人動容。

埃芮殊奇高說:「傷痛就是我,我內在的痛!」這描述的是,埃芮殊奇高當時正經歷著的生產之痛。

送葬者說同情她說:「是的,正在嘆息的妳是我們的女王,你的內在極痛!」

埃芮殊奇高說:「傷痛就是我,我外在的痛!」這是埃芮殊奇高憎恨自己身為陰間女神的身分,所感受到的痛。

送葬者說:「是的,正在嘆息的妳是我們的女王,你的外在極痛!」

 

這個對話可以是幾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是,埃芮殊奇高與送葬者都是我。我,埃芮殊奇高,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我痛恨自己是冥府女神的身分,我痛恨我陰暗的特質,我痛恨我所遭遇的所有傷痛、悲慘、折磨,因此,我大聲呼喊,我非常痛。

 

我,送葬者,對於埃芮殊奇高那個我,所經驗的痛,回應的第一句話是:「是的。」這意思是,你所說的,都是對的。第二句話是:「正在嘆息的妳是我們的女王。」這句話的意思是,即使你是一個在痛苦中的人,你是一個因為傷痛而大呼小叫的人,即使你是如此陰暗絕望醜陋,妳依然是「我們的女王」。第三句話是:「妳的內在/外在極痛。」接納那份「痛」,再度肯定這份「痛」。

 

為什麼這段話,我會說感人?是因為我們經常感受到內在的傷痛、氣憤、醜陋、陰暗、絕望,但是,我們不去看它,我們還是假裝我們是樂天的、正向的、願意努力的,然而,內心卻絕望沮喪。

 

我們常常不敢對那些負面的想法、情緒說:「是的,你擁有這些負面與陰影,但是,妳依然是那個完美的靈魂。這個完美靈魂,正在深深的痛苦之中,那個痛是真的。」

 

不去看那些情緒與陰影,等於我自己不接受我自己。如此一來,真正的我與表象的我分離了,那個分裂會造成一個人極度的痛苦,甚至帶來憂鬱証或精神情緒的問題。

 

如果我自己都不接受我自己,如何談愛自己?

這裡又歸結到前幾天寫的,天堂之愛是什麼?天堂之愛是,我發現我是完美的靈魂,活在神美好的愛與恩惠之中,在此同時,我依然可以轉身去面對我的陰影,我依然可以帶著完美靈魂走入黑洞之中,好讓自己剝掉外層的種種偽裝,看見真實的自己。當我可以面對赤裸裸的我自己,讚賞這個完美的創造時,我就可以經驗那份天堂之愛。

 

那份愛,無須懼怕我是「好」或「不好」,我是「正常」或「不正常」,我,送葬者,接納如實呈現的我,埃芮殊奇高。

 

另一個層面是,經驗傷痛與黑暗洞穴的埃芮殊奇高與來擔任諮商者的送葬者。一個身處在黑暗洞穴中的人,需要諮商或來談的人,給予的支持是像書中所說的這段話:「妳有權的,妳要投訴或繼續悲呼多久都可以,只要是你希望的話;我們仍然接受妳。」

 

這句話,讓所有的情緒、悲痛、傷痕、黑暗陰影都被承接住了。

我,有權力生氣。
我,有權力絕望。
我,有權力墮落。
我,有權力痛苦。
我,有權力悲傷。
我,有權力展現醜陋。
我,有權力表達憤怒。
我,有權力厭惡。
我,有權力負面。

當我們獲得許可,我們內在的壓力就舒緩了。
反而是當我們不被允許去展現這些負面的面向,而且被貼上「不正常」或「也許你生病了」之類的標籤時,會更加憤怒或更加絕望,因為這些用詞把我們的感受屏除在外,我們的真實痛苦沒有被接住,我們的悲慘人生故事,沒有人承接。而這些用詞,也讓人感覺對方並不相信我,埃芮殊奇高所形容的痛苦。

 

不知道要怎麼結尾,而且我好想去逛街,所以就到此為止。寫了一整天,好累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