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出巡的隊伍,在我眼前經過。擴音器裡播放著台語的通俗音樂,鑼鼓、鞭炮聲,眼前走過的,是個袒胸拿著扇子的神明,我不知道是誰。後面的車子上,寫著彌勒佛。

 

我穿過隊伍,來到馬路的另一邊,看著袒胸神明的服裝,遠遠的看,依然看到衣服上的髒污。就在我心裡升起一個批評的念頭:「為什麼讓你所敬重的神明,穿著骯髒的衣服呢?這樣是敬重嗎?」下一個念頭是:「這樣的敬拜,神會悅納嗎?」就在這一刻,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海中浮現的影像,是充滿了光的觀音,我心裡的疑問是:彌勒佛=觀音?下一刻,有一種慈悲瀰漫我整個人,我必須拼命眨眼睛,才不會當街掉下眼淚。

 

內在有個聲音,很溫柔的說:

 

沒有哪一種敬拜方式,會是錯的。每一個人,有他理解能力範圍內的敬拜方式,現在你所看見的,就是他們能力所及,可以給出的最佳敬拜方式。而你,你即使到了現在,感受到許多力量,感受到許多光,你也還沒想出一個最恰當的敬拜方式,對你而言,最美好的敬拜方式,恐怕就是你的眼淚與願意被慈悲充滿了。

 

然而,這世界上還有各式各樣的敬拜方式,超乎你的想像之外。在我看來,每一個你小心翼翼想要判斷對錯的事物,都只是在大海中的一個泡泡,一個泡泡出現了,消失了,對我來講,也就只是如此。我接納每一個泡泡的出現,也接受每一個泡泡的消失。我理解每個泡泡的不同,大大小小,色彩陽光折射都不一樣。

 

就只是這樣。

誰更讓我開心?不,我並不需要誰來讓我開心。

我就只是存在。

你沒有比他們更優秀,也沒有比他們更低劣,你與這些人之間的不同,只在於生活在不同的靈性空間而已。是「不同」,而不是「比較好」或「比較不好」。

 

一切都好。

內在的聲音,在這裡停止。

 

我在菜市場裡,採購著我今晚的食材,讓這些訊息在我身體裡流動,漸漸感覺情緒平穩了下來,走出菜市場,再度看見隊伍,我發現不只批判的聲音消失了,被慈悲充滿的淚水也消失了。

 

然後,似乎得到了一個更寬容的視野。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