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星期開始,我一直有睡眠太淺,導致睡眠不足的狀況。每天去上班,都覺得精神很不好,明明有睡,卻睡不夠。不過,睡眠夠不夠,倒不影響我做個案或是給出課程,很奇怪的是,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好像不是用我的身體做的,無論我身體狀況如何,在做個案或給出課程的時候,我總是精力充沛。只是休息時,會很像洩了氣的汽球。

 

特別是這個星期,下課後,有一種洩了氣的汽球,怎麼打氣都充不滿的感覺。星期一上班的時候,就好像快垮掉一樣,下班後,連晚飯都不想吃,就想直接上床睡覺。

 

只是如果一直睡,卻一直都是淺淺的,那麼還是無法得到充分的休息。我想起靈擺的書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療癒表格,於是,決定撐起精神,花個五分鐘來試試看,再上床睡覺。

 

我拿出靈擺,也拿出表格。其中一個表格上,列出了各式各樣的療癒方法,包括各種花精、芳療、運動、瑜珈、顏色療法……….。我詢問的問題是,在這張表格上,哪一個方法,可以協助我睡的更好,得到充分的休息?

 

在開始使用靈擺的那一霎那,我有點擔心,萬一得出的答案,是我手上沒有的工具,怎麼辦?不過,還是姑且試之。

 

靈擺給出的答案是:花精療法。
哈哈,果然我的高我 = 我,當然知道我手上有什麼工具了。
我翻開花精的表格,我使用的這本表格,是把各種花精,比如巴哈花精、北美花精、澳洲花精等等等,全部放在同一個表格裡,因此,靈擺當然也可能晃到其他我不熟悉的花精那裏。

 

不過,果然我的高我知道,我手上只有巴哈花精。
靈擺給出的答案是,菊苣。

我想了一下,為什麼是菊苣呢?這個答案合理嗎?
回想著這兩個星期的睡不著,原因很可能在於兩個孩子的工作時間,都是要到過了我睡覺時間之後,才會回到家的時間。有時候,孩子們只要跟同事稍微出去吃個東西或聊個天,可能就會過了午夜十二點。

 

我睡的很淺,極有可能是心裡牽掛著這兩個孩子。我經常會睡一睡就醒來,醒來後不到幾分鐘,就會剛好聽到其中一個孩子開門的聲音。顯示我的能量一直處在一種緊繃的狀態,不斷在偵測著孩子們在哪裡,是否安全。這麼緊繃,當然無法睡的沉,而且太耗費精神,當然醒來時,就會精神不濟。

 

這麼一想,就覺得菊苣花精真的很適合我現在使用。
這個花精對治的是,太想要照顧好自己的家人,甚至到了控制慾的程度。我的緊繃,也是控制慾的表現。對我自己而言,我的過度付出,也使我過度耗損我的力量。

 

我再去翻了一下幾本花精書裡,對菊苣花精的描述,不禁不斷點頭稱是。真是覺得這次靈擺的選擇,非常適當。我需要菊苣花精,幫助我放下我身邊親愛的人。

 

我繼續用靈擺測劑量,靈擺給出的答案是:一天一杯。
哈,當然不是整罐花精喝掉,在巴哈花精的教導中,有一種吃花精的方式是,如果這個情緒很嚴重,就可以在一杯水裡,滴上二滴需要的花精,整天口渴就喝。所以,我認為這個答案的意思是,我必須每天喝上一杯滴有菊苣花精的花精水。

 

由於當下的我,已經累到快昏倒,因此,我立刻去倒了水,滴了花精,喝了幾口後,就上床睡覺。

 

當時是晚上七點多。
一直睡到快十點,被電話吵醒,感覺還是睡的不夠沉,先起來弄食物給女兒下班回來吃,我又把剩下的花精水都喝掉。接著十一點多睡覺,睡到一早醒來,啊!我這才感覺,我終於有睡覺了。

 

這次的經驗,給我的感覺很好。我覺得我有左右腦並用的在使用靈擺這個工具,我願意如孩子般單純相信靈擺,也願意讓我的心智去評估答案的合理性。當我內在有一種「沒錯,真的是這樣」的感覺時,我就讓自己按照靈擺的答案去行動。不是迷信盲從的依賴靈擺,而是互相合作。

 

另一個感想是,當我為別人調配花精時,我可以很客觀的為對方找到適當的花精。可是,當我要為自己找花精時,卻感覺茫茫人海,不知道哪一個才能對症下藥,甚至不知道問題點在哪裡。透過靈擺,反而讓我立刻清晰起來。

 

看來,我又遇到一個好工具了。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orkatravel
  • 請問花精表格是在哪本書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