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or of Soul Cards: Deborah Koff-Chapin

 

Picture from Web site: http://www.touchdrawing.com

 

那種疲憊,如今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鼻酸。
我究竟走了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所在的地方,發生了很嚴重的旱災,我們需要水,可是,大部分的人因為乾渴而沒有力氣,幾乎所有人都放棄了希望,認定了只能在那裡等死。

 

可是,我總覺得不應該就這樣放棄。
我奔跑著,一路往前奔跑著,也許,也許就在前方某個地方,會有一條大河,也許是一天的路程,也許是兩天的路程,也許,也許,我可以撐下去,可以一直來到水源處。
也許,當然,也許我會在路中倒下,然後再也起不來。不過,我想,對我而言,也沒什麼損失,我留在我的村落裡,一樣會倒下,一樣會再也起不來,那麼我為什麼不試試看,也許,可能會有希望?

 

於是,我一直奔跑,已經忘記我到底奔跑了幾個月亮上升,幾個太陽沉落。我感覺我的嘴唇已經裂開,我的頭頂在旋轉,我幾乎弄不清楚我正在行走的方向。這時候,我聽見水聲,從一個洞穴裡傳來,我又爬又滾的進入洞穴,竟然意外發現一泓湖水,就在陰暗的洞穴裡,水泌泌的不知道從哪裡流出來。

 

那裡陰涼、舒服,我幾乎想就這樣在那裡睡上三天三夜。
但是,不行,我必須去跟我的族人說,他們可以來這裡避難,可以在這裡等待天上下雨。或是,我們甚至可以移居到這裡來。

 

我大口大口的喝著水,將我隨身帶來的大盆子,也裝滿了水。我預備,啟程回去,去通知他們,用這盆水證明。

 

然而,我不知道為什麼,回程是這樣的疲累,特別是我一點休息都沒有,只是喝了足夠的水就立刻啟程,我擔心只要我晚到一點點,就會多一個族人離開人世,因此,我繼續撐著我僵硬的身體往前走,每一步都舉步維艱,卻每一步都不得不往前。

 

當我看見村落的路口時,我忍不住淚水掛在眼角,有一些人就這樣倒在路邊。我手捧著水盆,捧到手都麻痺了,卻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經來遲了?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