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yer may be likened to the first case. The person stands on the outer perimeter of the circle, touching diverse areas of life. He prays for wealth, health, wisdom, etc. He focuses towards the center - the Almighty - realizing that there is one source for all of life's diverse needs. He is addressing the ultimate source - God.

祈禱者比較像是第一個狀況,人站在外圈,接觸到生命的各種不同領域。他祈禱財富、健康、智慧等等。他關注的焦點向著中心點最偉大的那位他知道那裡有一個源頭,可以回應所有生命各種不同的需要。他交托給這位終極的源頭神。

Study may be likened to the second case, where the person stands at the center facing the perimeter. Study is a process whereby we take God's word, and break it into components, so that we can understand it and properly apply it. God's word is one, but if we apply it to various situations it takes on the many hues and flavors of the particular applications.

研究比較像是第二個狀況。人站在中心點,面對著圓周。研究是一種過程,我們接收了神的話,並且將之分成許多小零件,以便我們可以了解,並且適當的應用這些零件。神的話是One,但是,如果我們要把神的話,應用在各式各樣的狀況上,那就需要許多不同的特色。

(源:http://www.aish.com/sp/k/Kabbala_5_-_Prayer_Study_and_the_Ten_Sefirot.html)

我覺得這兩段話,好像我們靈性成長的過程。

從前,我們是站在外圍往裡面看,我們知道有一個很厲害的傢伙在那裡,我們可以向他祈求任何東西,他是一切的來源,我們生活所需的一切,都是來自於他。我們以為我們只能祈求,只能把一切都交給他,好像我們毫無能力改變自己的生活一樣。

現在,我們想要反過來。

我們所有的靈性修練,不就是想要站在中心點,以神的觀點來看待事情,然後把神的觀點應用在生活的每一個面向嗎?理解了那個One,再把One分解成很多小部份,去應用在生命中各個階段,各個事件,各個人物上面。

 

於是,我們不再祈求,我們反而希望可以看見,神如何看待我現在的狀況,然後,希望以神的方式來回應。比如說,以前我們遇到困難,我們祈禱神為我們把困難拿走,好讓我們生活順遂。現在,我們的祈禱變成,請神讓我們看見,這件事情帶來的功課,我們願意與神合作,完成神的創造。是的,悲慘、困難,也都屬於神,神的完美無缺裡,也包含了痛苦、險詐、悲傷。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