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變成塔羅占卜師之後,我發現我自己的占卜風格,可能跟許多人不同。我不是問一個問題多少錢或三十分鐘多少錢,而是,你只要付了我規定的金額後,只要你需要,我會給你一個小時、二個小時、三個小時,甚至有人與我對談超過五個小時。

 

時間這麼漫長,我不累嗎?說真的,我當下真的不累,聽得興味盎然,只不過回到家,一躺上床,就會立刻昏迷,這是真的。為什麼那麼漫長的時間會那麼有趣呢?因為我在聽著每一位個案的生命故事。

 

通常,一見面,我會先問:「為什麼會想要來做塔羅占卜呢?」或是「為什麼會想找我占卜呢?」通常這樣的問句,會帶出個案說出目前最困擾的問題,與環繞著這個問題的故事。有時候,我會先喊暫停,只聽問題,而不聽背後的故事,就開始為這個問題占卜。通常牌卡一翻開,都會讓個案心有戚戚焉的開始說故事,一個故事會帶出另一個故事,我會再針對第二個故事翻牌,然後,又會有深入的故事被引出來。我常常覺得占卜,只是單純的預卜未來、回答可以或不可以,或是給出一個明確指示,這些都只是暫時的依靠,無法幫助這些人改變自己的生命。但是,當我願意用生命陪伴,承接住個案的故事時,療癒就可能發生,生命就可能改變,然後,所有造成個案會來尋求占卜協助的那些問題,就會在生命改變之後,而不再是問題。

 

在閱讀這本書「故事的療癒力量」時,我不斷想起我自己的占卜風格,與其說我的占卜是算命,不如說更傾向於這一類的敘事療法。讓個案更了解自己一點、更接受自己一點、更深入療癒自己一點。

 

明明這不是一本要賺人熱淚的書,可是,讀著讀著,就會遇到幾個故事,讓人胸口一熱,淚水滴落。雖然抱著想要了解什麼是敘事治療的心情翻開這本書,卻似乎也在聆聽故事的當下,被引發出內在許多遺憾、愧疚、罪惡感,感同身受的同時,情緒也激動起來。

 

我突然明白一件事情,故事要被說出來,但是,也必須有人承接。這使我一邊看書,一邊暗暗下定決心,有一天,我也要去參加敘事工作坊,不是為了變成利害的諮商者,而是,我要我的生命故事,當下有人承接。因為,在部落格裡寫自己的故事,雖然有些讀者會回饋,也有朋友會給予回應,但是,都不是當下,我想要當下被承接住。

 

我想自己經驗更多療癒,然後,我才有能力給出更多。

「人可以不完美,但人要完整」,一旦我們接受了自己的不完美,生命就完整了。

 

這段話,好像我過去的領悟與理解,在這裡被說清楚了。這是我經常在談的,人是由正面與負面共同組合起來的,我們不能只接受自己的正面特質,而不接受自己的負面特質,我們要求完美,因此只想留下正面的部分,但是,這麼一來,你就是殘廢的、跛腳的,我們必須同時接受光明面與陰影面,然後,我們的生命才會完整。

 

於是作者說:要如何避免上癮行為,讓自己恢復「有感」的生活呢?方法無他,人必須誠實的面對自己。

 

另一段話,我也很喜歡:說故事也是一種進入自我心靈深處的管道,它讓我們與「所有的自己」同在,並讓我們對自己是誰,感到自在。

 

我非常喜歡「所有的自己」這幾個字。
承接住「所有的自己」,全然接納,才會自在,才會快樂。

 

閱讀時,我也想起自己的小學時期,我記得每一學期,拿到老師發的新課本,一回到家,我一定會先把國語課本拿出來,從頭看到尾,當作小說一樣,在開學第一天就把國語看完。因為,我喜歡看故事。

 

我喜歡聽故事,對人的生命有興趣,對人的情緒起伏有感覺。

我想,也許,說故事的方式,非常適合我使用。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