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or of Soul Cards: Deborah Koff-Chapin

Picture from Web site: http://www.touchdrawing.com

 

 

轉過身,專注的看著眼神方向的人物。這個人努力思考,為許多事情做了很多設想、安排,帶著某種散發著黃色光芒的智慧,專注看著那位人物。在那個專注裡,無聲的說著:

 

 

 

我已經盡了我最大的努力,激發自己的腦力,將這項工作完成到半途了。

 

我想,你是知道的吧?

 

這份工作也是你一直以來,希望有人去做好的。

 

那麼現在,你不願意一起,一起試試看嗎?

 

 

 

唉!凝望的眼神充滿了疑慮,藍色的眼睛裡,漸漸透出冷冽的溫度,幾乎快要淹沒溫暖的黃色。那個眼神裡,雖然包含著理解,卻也閃現出某種距離。接下來的話語似乎是這樣:

 

 

 

我理解了,那人物沉浸在受害者情緒裡,是如此無助而充滿了眼淚。甚至一點都不想要脫離痛苦的深淵。

 

我尊重想要留在深淵裡的慾望。

 

我知道我想做的事情,我全力以赴的做了,完成了所有我感興趣的追蹤、解謎、找謎題、找破綻,然後建立一個也許趨向完美的結構。我已經享受了所有最有趣的部分,請求合作與繼續下去,只是為了「有始有終的責任感」以及渴望把歪斜的結構扶正的龜毛。事實上,前半段才是我的興趣所在,後半段是我避之為恐不及,重複而無趣的工作。

 

 

 

於是,藍色人想明白了,就算將來事情無疾而終,回想起來實在很遺憾,但是,最大的損失畢竟不是藍色人。藍色人早已享受過追查與解謎的樂趣,那也就夠了。畢竟,從一開始,藍色人就是抱著可能會有這種結果的心情,在把玩著手上的謎題。

 

 

 

藍色人只是默默的、以沒有人察覺的冷漠,轉回自己的方向。即使有一種悲傷湧起,卻也來不及落淚。但是,流淚是必須的,積蓄著,直到某個極好的時刻,眼淚必然要落下。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