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0002.jpg  

畫面中的人物,下半身浸泡在水裡,上半身雙手往上舉起,布條垂掛在雙手上,雙手交疊在一道從天上灑落的光線上。

 

一看到這張圖,第一個浮上來的念頭就是:「放手!」下一個念頭是:「那麼究竟是有什麼,是我緊抓不放的?」

 

現在確實有一件事情,讓我心情莫名的有點悶,說莫名是因為,大家討論過了,也決定要怎麼做了,也確定要去做了,但是,我總覺得有些東西卡在心裡,使我有點悶。

 

晚上,我自己坐在書桌前,用看日劇來排遣心裡的悶,結果發現半澤直樹比我還悶,只好關了電腦,到外面來跟小貓玩,小貓很療癒,它們乖乖的圍著我趴在地上,隨便我摸,雖然很感心,但是,心裡的悶還是散不掉。

 

然後,就抽到這張牌了。

這時候,我才看懂了我的悶,到底是悶在哪裡。

 

第一個悶是,我認為我做了很大的犧牲。這一刻我才發現,我基本上是個很自我的人,才稍微要為別人付出一些或成單一些什麼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好犧牲,而且,會不斷的問:「我需要做這麼多嗎?」會不會一切的付出,都付出流水呢?會不會未來得不到任何回報?

 

但是,看看圖片上這個女人,多享受被水波拍打。雙手高舉,放任身體去碰觸水,被水推擠或浸濕,是的,我都已經在水裡了,卻抱怨弄濕了衣服,這樣未免太不講道理。在水裡,就應該是溼的,我這個位置,就應該承擔那些事情,那確實要犧牲一些我自己的舒適,可是,那個犧牲卻像是,也許這樣比喻有點誇大,就像是耶穌本來就應該上十字架,從耶穌還沒投胎就已經確定,他要做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抱怨,就是要做,你可以向耶穌那樣,問上帝說:「父啊!可以的話,請拿走這杯。」但是,天上那個父,當然是說別想。

 

我可以一邊抱怨,一邊覺得不舒服,但是,還是必須去盡自己該盡的責任。

說是犧牲也是犧牲,說不是也不是。

如果你本來就是一個祭牲,那麼犧牲就是你的工作、職責,做完自己該做的事而已。

 

我想,我第一個緊抓不放的是,我自己的舒適感。

第二個緊抓不放的是,我的面子問題。要我去做那件事情,是我驕傲的自尊很難放下的。我很樂於給予,但是,很不習慣於被給予。即使這幾年努力練習到,可以接受一塊蛋糕、一條靈擺、一副牌卡、一次諮商…….,但是,要我接受這樣大的接濟,我實在很難放掉「尊嚴」這件事情。

 

我想,這就是功課了。

我練習完簡單的接受,少量的被給予,然後,接著我要練習更大的,好讓我再也無法迴避我內在那個彆扭的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這張牌卡讓我感覺到舒服。好像所有彆扭的情緒都得到紓解,一切都不需要用腦袋去思考,只要感受周圍環繞而來的愛就好。特別是圖卡上,女人豐潤的身體,更令人感到溫暖。

 

嗯,我覺得我裡面的悶,快要好了。

這兩天,就把事情敲定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