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我彷彿在半夢半醒之間,耳朵隱約聽到小貓撥弄紙團的聲音,可是,眼前繼續做著夢。

 

夢裡,我做好了一切心理準備,準備要去上理書老師的課。我很興奮,因為我閱讀理書的部落格已經很多年了,一直讚嘆著這個人真美好、真棒,竟然可以想出那麼多采多姿的課程,每次講故事都那麼好聽,每次看她的文章,心裡都會生出許多溫柔與愛,心裡一直都在想,總有一天,我要去上理書老師的課。

 

可是,這麼多年了,我一直一直都沒有去上過課。

夢裡的我,很興奮,因為我終於要去上理書老師的課了,我心裡終於準備好了,也找到適合我的課程了。我把網頁打開,準備報名的時候,突然發現,網頁上寫著,理書老師不在了。

 

理書老師不在了!

 

怎麼會這樣呢?夢裡的我,失落的看著網頁。

看見理書老師的家人,老師的丈夫、小孩的文字,都細細的爬梳著老師不在了之後,內在的情緒、感受、情感,就像老師過去自己所做的一樣。

 

有個聲音要求我,也要這樣把自己的失落描述出來。

我在一個表單裡填寫著我的心情,那是一行一行的下拉式選單,一行代表一個類別,每一個類別都是一個下拉式表單,必須自己填寫下拉式選單的資料庫,可以寫進去很多種心情。可是,當我努力填寫完每一個類別之後,我拉開下拉式選單,想要選擇我所寫的其中一個心情時,卻怎麼樣都沒辦法點選。我清楚看到下拉式表單的空格裡,無論怎麼點選,都是空白。

 

夢裡那個聲音說,我填進去的所有資料,都無法成為下拉式選單的資料庫,那些都是無效的,所以我必須重新填寫。

 

我嘆口氣,想著剛才那麼辛苦打進那麼多資料,現在卻還要重做,好累啊!就在我想重新填寫的時候,現實世界裡,我們家的可可小貓,跳到我的枕頭上,拉扯著我的長髮,用力拉到我幾乎以為我的頭快被一頭獅子咬走了,只好立刻跳起來,離開我的夢。

 

我想,會做這個夢,也許是因為我最近在讀黃士鈞的「做自己?還是做罐頭?」這本書的關係,因為書裡哈克提到一位「新竹很厲害的諮商前輩,而且聲音好好聽」,我就想一定是說理書老師,我心裡那份仰慕又被勾起來,所以,做了這場夢。但是,為什麼會以「理書老師不在了」作為整個夢的主題呢?嗯,套句哈克的話,我就把這個夢常常帶在身上,想到時就拿出來思考思考好了,也許有一天,我會有領悟。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