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像是在一所學校裡面。很奇怪的是,我竟在那所學校,接受那迪葉的解讀。我面對著一位皮膚黝黑、包著頭巾的印度人。他拿著葉子細細說著我的人生,我聆聽的過程中,一直覺得他說的都不算錯,可是,就是覺得很模糊、籠統,我努力在長篇大論裡找到重點或關鍵,卻一直找不到,我一直在想:「這個人說的這個人生,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

 

接著,我似乎被指示必須做某個儀式。於是,我在桌子上點了小小的蠟燭。就在我的手不小碰觸到蠟燭的時候,把蠟燭打翻了,延燒到旁邊的盆栽。我驚慌的趕緊去舀了一水瓢的水往火中倒去,卻完全不見火焰有稍減,反而還延燒到旁邊收錄音機這些電器用品,我擔心電線因此燒起來,釀成大火,慌忙要跑去關上電源,卻又擔心:「如果全暗了,我怎麼去拿水來滅火?」

 

因為我是在一所學校裡,所以,四周還有許多人來來去去。很奇怪的是,那些人看到了火,卻豪不在意,發現我驚慌滅火,也沒有人幫忙。

 

我發現靠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滅火,火勢只會越來越大。我大喊,拉著周圍的人,要他們協助滅火。

 

這時候,才有幾個人動作緩慢的拿著小小的杯子裝水,往火中灑水,好像火災一點都沒關係一樣。我更是慌張,要求他們拿水桶裝水,這樣才比較有效果。這麼一要求,有更多一點人加入了,大家搶著擠在水龍頭旁就著接出來的管子裝水,人一多,反而我自己找不到水龍頭可以裝水。

 

我慌忙到處找水龍頭,來到另一個房間,發現那裡有好幾個水龍頭,卻沒有人來裝水。我想,這下子我可以立刻裝到水去滅火了。但是,問題是我一次只能裝一桶水,就算我動作再迅速,也無法立刻滅火。除非其他人也跟我一樣緊張,跟我一樣動作迅速,可惜,那些人看起來,不像在滅火,比較像是在過泰國潑水節一樣,裝水玩樂,動作緩慢,還一邊閒聊。

 

夢中的我,很緊張,卻很無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眼睜睜看著火越燒越大。

 

PS. 我想,我真是個非常「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人。那迪葉解讀是晚上在網路上,看Discovery影片看到的有趣算命,然後,手碰到火,就點燃了一場火災,是睡前看電影「花漾」的其中一幕。結果,全部被我編進了我的夢裡。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