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朋友正與我在線上談著他的近況,辛苦的在手機上打字。因為發生的一些事情,使朋友心情有些起伏,說著希望約我談一談。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想到:一再約我談,無論是就命盤上來談或是用塔羅牌來談,總是我的領悟多過對方,總是我說的比對方多,總是我的感慨比對方深刻。而相同的狀況、相同的情緒,總是不斷循環重複。為什麼不讓朋友自己學會,用塔羅牌來與自己對話呢?

 

我立刻問朋友:「要不要乾脆來參加我的塔羅讀書會?這樣你可以學習自己探索自己?」在我問這句話之前,我確實有考慮開第二次B2讀書會,但是,一直無法下定決心,現在感覺朋友有需要,我就覺得我必須帶著勇氣往前衝。

 

朋友立刻回答說,非常有興趣,願意排出時間來參加。

這個時候,我腦袋裡突然火光一閃,我覺得這個場景、這段問答,是有人安排好,要讓我明白什麼的。我腦袋裡有個畫面,像是某個指導靈的臉孔,他露出狡猾的笑容,說:「這下子懂了吧?」

 

(2)

最近這十幾年,從親子教育成長班開始,我也上過一些靈性課程。

每次,在課程上,當老師講到:「我覺得你現在很適合來上我的xxxx課程,或許對你有幫助。」或是「啊!你沒來上我的OOOO課程,所以,才會這樣,下次有機會,你可以來上看看。」或是在課堂上,介紹別種課程的內容。這時候,我心裡會暗暗的批判這些老師,我會認為他們只不過是想賺我的錢,這些言詞都是標準的推銷員用語。特別是,有時候想說試試看,結果上了之後,也沒什麼收穫,就更覺得這些老師為了賺錢,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3)

我腦袋裡的火光一閃是,現在,我也對朋友說了類似的話。

但是,我是為了賺朋友的錢嗎?

 

不是,我當下沒有想過錢的問題,我想的是,對朋友而言,這或許是目前很有機會幫助他的課程。但是,幫助的效果多大?他能在課程裡領悟到多少?對他的生命能有多大的效用?這些我都無法提供保證,每一個人在課程中得到的都不同,有多有少,有深有淺,我能保證的只有「我願意在課程中全力以赴,給出我所能給的一切」。

 

(4)

於是,我這才明白,那些老師們是真的存心想賺我的錢嗎?不,他們也許就跟現在的我一樣,真心誠意的認為,或許我進入他們預備的那些課程,我可以有些收穫、可以有點領悟。然而,他們能掌控的項目,只有他們能給出的課程內容,他們無法掌控我能收進去多少。

 

所以,我去上課,卻沒有收穫,是老師的問題嗎?不是,是我的問題。

老師只負責給出課程,並不負責讓我領悟或有收穫,我能不能有收穫,是我應該負責的問題。

 

(5)

Stellaire小朋友,現在,你懂了嗎?

 

我對曾經相處過的老師,所產生的質疑、不信任、以為他們只想賺錢等等,都只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

 

因為現在的我,就正站在當初這些老師們所站的位置,並且說著那些老師們曾說過的話,而我深深的了解,此刻的我,是真心誠意的想要朋友得到幫助,於是,我突然明白,那些老師們在那些片刻中,也是全心全意想讓我得到幫助而已。他們真心的認為,當下他們所給出的東西,或許可能也許能給我幫助,所以對我提出建議,不管他們給出的東西,在現在來看,是否真的那麼適當。可是,當下那一刻,我想,他們就像我此時此刻一樣,是真心誠意,且真的相信可以讓我得到幫助。

 

就算他們有某個想要賺錢的面向,或想計算得到的錢有多少,但是,那又怎樣呢?那是那些老師應得的報酬。

 

(6)

最大的領悟總是發生在,把我放在相同的環境、相同的狀況、相同的情節中,去產生相同的感受、相同的情緒、相同的思路。於是,我會因此全然明白對方的感受,對方的想法。

 

看來2013年的學習方式,是情境劇式的學習。

我將同時是觀眾,也是主角,也同時是配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y Sweet
  • 請問讀書會有開放報名嗎?>\\\<
  • 有開放報名。
    第二班預備在五月份開始。
    這兩天我會貼出公告。
    歡迎一起來玩塔羅。

    Jade 於 2013/04/15 08:2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