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事業、興趣、關係都很重要,但只有當它們可以引導你深入理解自己時,才有真正的重要性,否則都是無關緊要的。」(P23)

 

讀到這句話時,我想到我們在B2讀書會中談到的話題。我想要把這段話最前面那些項目,代換成這樣:

 

「通靈能力、占卜能力、上靈性課程、學習、閱讀、追求信仰,這些都很重要,但只有當它們可以引導你深入理解自己時,才有真正的重要性,否則都是無關緊要的。」

 

或是

 

「知道自己此生的天命、找到生命的目標,都很重要,但只有當它們可以引導你深入理解自己時,才有真正的重要性,否則都是無關緊要的。」

 

鑽石途徑書中,談到本體(essence)與人格(personality)

我這一生的天命、我該做的事情、我的能力、我的才華、我學習的事物、我職場上的身分(比如律師、翻譯家、作家、法官、企業老闆、會計……..),這些都不是我,這些都只是我在這一生扮演的腳色而已。是外加的人格,是演員上台穿上的那套戲服。

 

當我走上某一生的舞台,我穿上那一生的戲服。我可能一人分飾數個角色,我有時候演出占卜師,有時候演出母親,有時候演出女兒,有時候演出翻譯家。每一個角色都有不同的裝扮與戲服,有的腳色我演的比較出神入化,比較得心應手,有的腳色演起來有點格格不入。

 

但是,這些角色都不是我,脫下戲服後那個我,才是我。

 

當舞台背景改變,換演另一齣戲,我走進另一生的舞台,我選擇演出的幾個角色又與上面那一生不同了,我又穿帶起各式各樣的戲服,演出那一齣舞台劇需要我參與的腳色。

 

而我在想,我們所謂的天命,是指我們在這一生所選擇扮演的其中一個角色,而且是我們演得最得心應手的腳色,我們演起來會又開心又舒暢,還會贏得大家的掌聲,好像會為大家帶來最大的快樂。

 

我們很渴望找到那個分在「天命」這個分類下的腳色,以為只要找到了自己的天命,那麼人生就會變得很有意義、很真實、很滿足、不再空虛。但是,我認為這是虛假的幻想。

 

再來造句一次:

 

「天命很重要,但只有當它們可以引導你深入理解自己時,才有真正的重要性,否則都是無關緊要的。」

 

所以,結論是「了解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找到自己的「本體」,與自己和諧相處才能讓自己真正的滿足。

 

當我與我自己和諧相處時,不管我是乞丐或是富翁,我是老師或學生、我是商人或作家,我都會穩定而滿足,我知道我是誰,我與這些外在的事物沒有關聯,那只是我正在做的事情,但不是我。

 

即使成為靈性導師也一樣,靈性導師不是那個人,只是那個人在做的事情而已。

 

我們一直在尋尋覓覓的是什麼?不是什麼「天命」,或是「人生目標」或是「意義」,我們一直在找的只是我自己而已。

 

當我被問到:「你如何知道,你該做占卜工作,或是你該開這些課程,你如何知道這就是你要做的事情?簡單的說是,你怎麼知道這是你這一生的目的?」

 

老實講,我也不知道我正在做的這些事情,是不是我該做的事情。但是,我知道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是「展現我自己、表達我自己」。因此,當我在為人占卜或做花精諮商時,我就是在對個案一個人展現我自己,表達我自己,分享我的生活。當我在帶讀書會時,我就在對一群人展現我自己,表達我自己,並且分享我所學與所理解的事物。即使是現在,我正在寫一篇文章,也是正在表達我自己。

 

在這麼做的過程裡,我去感受我有多恐懼?有多渴望躲起來?又有多渴望有優秀的表現?我同時也感受在我這些渴望中,隱藏了我哪些沒有滿足的需要或是有什麼創傷沒有療癒?另一方面,我看見自己真的接了個案,也真的開了讀書會,因此,我也同時去感受我的「勇敢」。

 

於是,我明白我可以有多恐懼,又同時可以多勇敢。

當我越是了解我自己,我就感覺我好像越接近那個真實的我,而當我感覺自己很接近真實的我時,我就比較不容易被外界的評論、標籤給影響,因為我知道我是什麼,也知道我不是那些標籤所標示的人。

 

寫到這裡,我懂了。原來我們根本不必去外求,去詢問我的天命是什麼。因為我們每一個人的天命,就只是醒過來,了解到我裝扮的這個角色不是我,脫掉戲服之後,裡面那個人才是我。我要去感受到的是,那個本體,而不是戲服。

 

當我們找到自己之後,內在的空虛就會消失,我與我自己合一,我與整個本源合一,空虛自然消失。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