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抽到第三張禪卡是【改變】。我本來以為,只是要我在第二度面對類似狀況時,採取不同的方式。但是,一整天,我漸漸回想起最近看過的電影、文字,好像不斷在告訴我,要改變,不要留在舒適區。

 

所謂的舒適區,是我習慣的諮商方式、占卜方式、習慣的教導方式,但是,許多訊息來到,說的是,要改變,所有的方式要有360度的大轉變,是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是有點冒險的,即使冒險,也要改變。

 

我回想起,我這個禮拜看過幾部電影,給我強烈記憶的,只有【改變】,即使電影要說的主題與改變無關,可是,我得到的領悟,都是要【改變】。

 

第一部,印度電影【Oh My God】。所有辯論與幽默,雖然看的津津有味,但是,震撼我的是,最後那一幕,主角撿起神遺落在地上的飾品,正要放進口袋裡收藏時,神的聲音對他說:「你想要收起來當護身符嗎?你要把它丟掉,丟得越遠越好。」主角有點猶豫,但是,最後還是用力的把神的飾品丟掉。另一幕是,當穿白衣的宗教領袖被主角揭穿了騙局,默然退場時,他走到主角身邊小聲的說:「這個誘惑太大,你一定會上癮的。」(類似的意思,實際的句子,我不太記得了)這兩段使我不禁打起了冷顫。

 

從事靈性工作時,被個案或參予者全然的信任,是很美好的,可是,這也是最大的誘惑,因為那種信任帶來了很大的權柄,幾乎可以左右人的思考方向,這樣巨大的力量,確實會讓人上癮,如果沒有覺察,任何一個靈性工作者,都可能成為隱性的神棍。

 

我不禁問自己,我夠覺知嗎?我濫用了我的力量嗎?

我有沒有勇氣,像主角拋下神的飾品那樣,拋下我過去所有使用的方式、擁有的能力,那些過去已經被證實有效的一切,是不是我可以隨時說放掉就放掉?我可不可以像主角不執著於神的飾品那樣,不執著於我現在所會的?

 

第二片子,又是印度片,叫做【三個傻瓜】。劇中,一位主角對攝影有興趣,卻被逼著去讀工程,在畢業前夕,他放棄了工程學位,追隨一位國外攝影師去學習攝影。這個人,放下他對父親的恐懼,與父親攤牌。放下對安全感的需求,幾乎無薪的追隨國外攝影師。另一位主角,一直緊抓著對貧窮的恐懼、對承擔家庭的恐懼,因為過度恐懼,而無法專注於課業,功課一直吊車尾。到了最後,因為內外交迫,無法承擔,縱身跳樓自殺。幸好自殺未遂,只是摔斷了腿,但是,這卻使他明白了,這個世界沒什麼好恐懼的,死都敢了,還有什麼好怕?當他放下了恐懼,他就可以專注讀書。

 

第三部片子,美國片【千字遺言】。一個忙著賺錢、工作的書籍代理商,他只關心自己,不在乎別人,也不關心別人。即使當他知道,當那棵菩提樹的樹葉都落光,他就會死,而只要他說一個字,就會掉一片葉子時,他依然努力想辦法讓自己活著,卻從未去關照過其他人。

 

最後,當他決定,不再關心自己是不是會活下去,用最後幾片葉子的額度,去付出關心,去原諒父親,他才獲得重生。

 

這幾部片子,都描述了一個人的轉變,從一種狀態,【改變】到另一種狀態。

然後,我在FB上,看到昆達里尼瑜珈的老師們,貼了大老師的一段話:

 

The first job of a Teacher is to change.
You don’t want to change, how can you change others?
You don’t want to obey, how will people obey you?
You don’t want to excel, how can other people excel with you?
Your PR is wrong.

 

句中的【老師】或許也可以改成靈性工作者,也就是說,首要的工作,不是多有能力、多有技巧、有多少工具、直覺有多強,而是,我能不能隨時看見自己需要改變,於是,就柔軟的順應,柔軟的改變?

 

否則,我的個案又如何能改變呢?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