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片子,逼近現實的程度,令人想別過頭去,不忍繼續看下去。片中的腳色們,墜落在冰天雪地之中,沒有任何武器、支援、食物,還要面對一整群大灰狼,即使奮力掙扎,努力求生,還是一個一個死去。

 

片中主角父親的詩句,透漏了一個主題:

 

Once more into the fray…..

Into the last good fight I’ll ever know….

Live and die on this day

Live and die on this day

 

再一次,投入戰場

投入我此生最後一場精采戰鬥,

生與死,就在今天了

生與死,就在今天了

 

主角原本因為喪妻,萬念俱灰之下,想要一槍了結自己的生命,卻在一聲狼嗥後,把自己拉回現實,去執行自己的工作獵殺灰狼。在此同時,父親的詩句也在腦海中響起。

 

就這樣簡短的幾個畫面,說盡了主角內心的轉折。聽著灰狼臨死喘息的聲音,宛若聽到主角在心裡詢問自己:「我要懦弱的死去?或是在精采的戰鬥後死去?」

 

主角決定繼續活下來,雖然一樣萬念俱灰,雖然不知道前面是否真的還有哪一場精采的戰鬥,但是,他畢竟決定面對人生中的種種無常與孤寂,繼續把人生駛向不知道哪裡的那個終點。

 

但是,一場墜機,濃縮了他的人生。就好像一生的艱困,都濃縮在那幾天經歷了,所有的孤寂、恐懼、擔心、茫然、絕望,就這樣迎面襲來。貫穿全劇的那首詩,一再的點出這場戰鬥即將到來,一場不是生就是死的戰鬥。然而,電影散場,我不禁猛然理解到:人生,不也是一樣?不是生,就是死嗎?而我們是否,挺身面對,生命中的每一場戰鬥?

 

片中,突然撞擊到我的畫面,是當主角的夥伴們相繼死去,只剩下他,坐在河邊的雪地,筋疲力竭,身心俱疲。他望著天空,對著上帝喊話,要求神給他一個奇蹟,只要現在神伸手救他,他就願意一生全然相信神,堅定不移。然而,天空沉默不語,沒有空降神兵,沒有天崩地裂,只有雪地中的靜默,與空氣中肅殺的氣氛。然後,主角說:「看來我只有靠自己了。」

 

撞擊我的部份是,他對著天空的呼求,他求救的吶喊。我覺得我似乎在每一次的諮商中,小規模的看見那樣的吶喊。當電影用殘酷的畫面,讓我看見這樣的吶喊時,我深深覺得,沒有一個諮商者可以輕看來到面前每一個人所提出的問句,那些問句無論如何的在各種不同層次,都是出於靈魂的吶喊,出於極端困頓後,不得已發出的求救訊號,我們沒有任何權利可以去評斷呼求者的生命層次,或是,輕率的說:「因為你的信心不足,所以上帝沒有派神兵來救你。」

 

生或死,不是我們能掌控的,那是上帝的事情。不是有沒有信心的問題。

上帝派不派神兵來救你,那也是上帝的事情,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

 

我們不應該那麼輕率的批判求助者,因為我們不知道,他們曾經經驗了多辛苦、慘烈、悲傷的路程。

 

當主角坐在雪地上,對著天空這樣吶喊求救時,誰有資格批判他「信心不足」或是「愚蠢」呢?

 

當人們身處他們人生的雪地與絕境時,我們也沒有資格批評任何一個人呼求的問句,我們只能引導他們,就像主角引導即將死去的同伴,走向死亡,或是引導他們看清必然的結局。或是像主角這樣,看見自己最後勢必不得不面對的最後一戰。

 

我知道導演想表達的,與我感受到的不同,那是因為我把電影與我生活中的片斷連結。我在片中腳色裡,看見許多來到我面前的人,他們面對困境時會有的反應,可以在片子裡,看到加強版。

 

最後,說一下我對這部片子的感覺。我很欣賞導演用畫面與音樂說故事的手法,狼在漆黑樹林裡吼叫,看不見狼,但可以看見狼嘴裡噴出的白色蒸氣,聽見叫聲的威脅。這樣低調的描寫,反而令人更感受到黑暗中逼近的危險。我認為這部片子說故事的方式,很內斂,看的時候也許沉悶,也許覺得沒什麼故事,沒什麼高潮迭起,可是,事後,一個個畫面重新浮現,深深感受到每個畫面的重量。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