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花精個案對談之間,我的內在突然有一段空白。

好像我突然離開了現場,在遙遠的地方聽到個案的聲音,我聽得懂個案在說什麼,卻又覺得模糊,我感覺自己沒辦法專心,沒辦法完全融入個案的感受、思路,我似乎同步在思考其他事情,所以無法全然聆聽。

 

我在思考什麼事情呢?

 

我發現心裡在評估著,花精對於我而言,是真實的嗎?我的諮商技巧是足夠的嗎?當個案談著他的種種困擾時,我真的可以抓到關鍵情緒,用花精給他幫助嗎?我抓到的關鍵情緒是真實的嗎?

 

這時候,突然蹦出三個選項,花精、塔羅占卜、占星,有個聲音問我,這三樣工具,你覺得對你而言,哪一樣是最真實的?

當下,沒有經過頭腦,在我的情感上,我立刻選擇塔羅占卜與占星,我認為這兩樣對我而言,比花精真實。

這個選擇令我自己驚訝,一年前的我,還在擔心占卜是騙人的,占星不過是統計學。可是,現在我卻認為這兩樣比有實際物品的花精還真實。

 

如果要我選擇未來的工具,我寧可選擇塔羅占卜與占星。這個想法,實在是個大逆轉,一年前的我,認定我會以花精為主,占卜與占星為輔,可是,我現在卻認為占卜與占星才是真實的。

 

這是為什麼?

 

在個案面前,我突然抽離。

雖然個案沒發現,我還是據實以報。我跟個案談著,我當下那幾分鐘的抽離,以及我對花精突然有了一種模糊的陌生感,一種疏離。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必須對這個個案談我那幾分鐘的抽離,當我說完,個案竟認為我這幾分鐘的心境,與他的狀況是完全吻合的,他非常能了解我那種抽離。就好像我那幾分鐘的抽離,是為了讓我了解個案近期的疏離狀態,也為了讓個案有被了解的感覺。

 

我有點訝異,剛剛那幾分鐘,我似乎經歷了什麼,那到底是什麼?

似乎,在那幾分鐘裡,我被教導了,而且是多層次的教導。

 

第一層是,我回顧我曾做過的所有工作,我擁有的工具,我重新思考,我該以哪種工具為主,什麼工具會讓我最得心應手。這或許是我該開始想一想的時點。

 

第二層,內在突然被帶離與個案的對談,突然來到一個離得遠遠的位置,以一種疏離的姿態觀看我與個案的諮商現場。那是剎那間發生,好像突然在我內在打開了一個空間、一個畫面。

 

第三層,這個帶離,同時要讓我可以對個案的疏離,感同身受。我做個案時,我總是全然投入個案的狀態,我非常可以同感於個案的喜怒哀樂,但是,【疏離】的感受,卻不是投入可以辦到的。於是,有個力量,把我帶開,讓我經驗【疏離】。

 

第四層,當我坦然面對我的疏離,也面對我對花精這項工具的疑惑,並向個案表達的時候,竟等於我理解了個案的疏離與他對自己目前狀況的疑惑,這實在很奇蹟。

 

第五層,個案理解了我所描述的【當下的疏離】,認為與他最近感受到的【疏離感】是一樣的。

 

第六層,我似乎看見了過去一直到現在的我,是靠著什麼在做個案,有一種隱約的力量在運作,我無法描述那個力量,但是,這幾分鐘的經驗,讓我好像對那個力量,有了一瞥。這個力量,並不是我獨佔的力量,那是這個宇宙運行的力量,全人類都在分享這個力量,我似乎隱約瞥見,瞬間了解,都是【祂】做出來的,所有的事情。無論是塔羅的準確度,無論是星盤的結構,或是個案與我的相遇,亦或是我當下片刻的疏離,都是【祂】。

 

即使是當我感受到疏離,感受到我對花精的疑惑的那一刻,我開始懷疑在這樣的狀態的我,真的可以繼續做花精諮商嗎?即使是這個疑惑的片刻,也都是來自【祂】。我擔心著我的沒把握,也是來自【祂】。所有的一切,都來自那個力量,既然如此,我還需要奮力掙扎著說,我要掌控嗎?

 

個案說,他收穫很多。

我自己卻感到很疑惑,當時的我,還遠在另一個星球,滿腦子困惑。

即使現在,寫一篇文章做整理,還是感到一團混亂。

 

早上,在Facebook看到這段話,突然想,我的腦袋打結,是因為這個一年一度的對分相吧?

 

一年一度,太陽射手木星雙子的對分相,對於自己的發展方向、目標,成長的步伐,像到了一個中途站,去看看自己過去半年,一路走來的路,或許看到了一些成果,然後再想想下一步該怎樣走,有什麼需要調整。(AOA 國際占星研究院 Jupiter 老師)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