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深入接觸占星,越發現我們確實被一股大於我們許多的能量推著走。問題在於,我們是有意識的順著這股能量,或無意識的盲目前行。

 

當占星老師問我,2008年遇到木星的大擴展時,我發生什麼事?我想起那ㄧ年年初,我開始被塔羅牌電到,整個人沉入塔羅牌的研究中,不管走到哪裡,身上帶著的都是一本塔羅書,就連出差到國外去,坐在飛機上,讀的還是塔羅書。甚至原文書也買回來啃,還願意耐心的查字典。真是走到哪,讀到哪。從塔羅牌觸發我開始,也閱讀各式各樣的靈性書籍,2008年與2009年閱讀的量,大約是一星期讀完一本。

 

現在回顧過去的生命,並兼研究占星時,就覺得幸好我紀錄了我的每一個過程,並幸好我都放在我的部落格裡。我到我的部落格裡,可以查到我的第一篇塔羅牌文章書寫的日期,還可以再回去查當時的行運。簡直太方便於我的占星學習,可以不斷檢視我的本命與行運之間的關係,甚至連細微的心情變化,都可以回去自己的部落格找到文字上的證據。

 

2008年,是我靈性大擴展的一年,也是入門的一年。

第二次的大擴展,是2012年。

這使我想起,我在2011年底上完花精二階,決定練習花精諮商。由於花精有實質物品的交付,花精本身也有一些成本,這使得當時對於收費不收費很掙扎的我,可以因為有實物的交付,而比較能夠理直氣壯的收費。但是也因為那段花精練習的過程,使我更了解到「收費是理所當然,也是自然的事情」,使我很自然的開始正式收費做塔羅占卜與花精諮商。也因為那段花精諮商的練習,使我發現當我在做個案時,我會充滿能量,於是,愛上了做個案這件事情。

 

因此,我認為2012年,是我內在觀念的突破與進展。我開始可以接受,我是一個靈性工作者的身分。2012年這一年,我在做個案的過程裏,隱隱約約感覺到,我有一些能力,只是我不太確定,加上我土星十的關係,不太願意把自己呈現出來,因此,我比較選擇隱藏我自己。但是,這些能力,在這次的占星課程裡,從我的命盤裡得到印證。

 

我覺得對我來講,這也是一次觀念的突破與進展。土星十會限制我,要我不要讓自己太過顯眼,不要誇大自己的力量,或對我說,也許你沒有那麼厲害。但是,當星盤上很明確的看見,我的天賦裡確實有那些力量,我就覺得我比較敢承認,我是那個可以給出那些能量的女祭司。因為星盤的印證,使我才有勇氣,坐上女祭司的位置,去做女祭司想要做的事情,或接受別人把我看成是一個女祭司。也就是說,原來的我,明明就是個女祭司,每個人都說我是,也都體驗過我的力量,我自己也覺得我應該是。可是,當有人準備一個座位,並說這是女祭司的位置,並請我坐上去時,我卻害怕了,我會說,也許有比我更適合的人可以去坐那個位置,也許那個人不是我。

 

現在,我比較願意坐上那個位置,並且去做那個位置要做的事情,而不是在台下偷偷摸摸的做。

 

我從我的星盤裡,認出我真實的力量之後,當土星十宮要我不要對這個社會太展現自己的力量時,我就可以面對土星的恐懼,請土星放下恐懼,轉化成謹慎與嚴謹的架構。

 

2012年還沒結束,我不知道剩餘短短幾個月,我還會有什麼新的突破與領悟。往未來看去,下一個大擴展在2016年。這使我進一步思考到,如果2008年的大擴展,當我全力以赴去研究、練習之後,到了2012結出的果子是,我開始有能力從事靈性工作,可以看見我的靈性腳色。

 

那麼,在我2012年的突破與領悟之後,我要做哪一些事情,以迎接我2016的大擴展呢?我很好奇想知道,當我全力以赴投入我的生活、工作、靈性追尋,四年之後,會有什麼樣有趣的場面在等待我。

 

我很高興我是有意識的朝著2016前進。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